04。
 
 
-昭和58年 619日 1023分-
 
從酷熱的陽光跑進校舍,並迅速地換上室內用鞋。
四肢與後背那強烈的黏滑感覺,讓我很煩躁。
 
我伸出手擦掉額角上的汗,然後向著走廊最後方的教室奔跑。
 
 
 -「綿流祭……我記得圭一是第一次參加的吧?」
 
我握緊拳,卻發現怎也使不上力。
 
-「呵呵……你真的要聽?可不能後悔喔?」
 
 我把手指伸進門表面的凹陷處,猛然向右拉開。
 
 
-「……一切的起始是,昭和54年,624日。」
 
所有人的眼光在那一刻全都投放到我的身上,我停下腳步,眼神只注視著不遠的那4人──我的夥伴。
 
 
 
 
「……啊?作祟?」
 
鷹野小姐看到我愣住的表情,一點也不掩飾地提高唇角笑了。
 
「這怎麼可能?只因為五年都是在同一天發生殺人事件就被說成是作祟?」我有點不悅,向她略嫌粗魯地喊著。
 
「……那你說,如果不是御社神大人的作祟,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她露出雪白的齒,得意地看著我。
 
 
「……人為,偶然。」我瞪她一眼。「都有可能。」
 
「啊哈哈,偶然?你覺得是偶然?五年,是連續五年喔?會是偶然?啊哈哈哈……」
 
 
我感覺到我的臉充斥著無處可逃的熱氣。
 
「為、為甚麼……不可能……?」
 
 
她笑聲赫然停止,然後那雙美麗的雙眸卻用著鄙視的目光向著我。
 
 
「……鷹野小姐?」
 
「──作祟。」她說得太快,我跟不上。
 
 
「是?請妳再說一遍?」我問,她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
 
 
 
「今年也一定會發生的唷,作祟。」
 
剎那間,我感官凍結,鷹野小姐卻像得到獎賞的小孩一樣,喜孜孜地拉著富竹跑走了。
 
 
 
----------------------------------------------------
教室,午餐時間。
 
眾人在校長手搖鈴的通知下紛紛把桌子並攏,從書包中掏出父母細心準備的便當,一同和朋友們分享。
 
當然,我們也不例外。
 
禮奈率先把自己早起做的五層高便當放到五張桌子的中間,引來不少的讚賞與掌聲。
 
禮奈難為情地笑了,迅速把蓋子打開。
 
「因為大家昨天說便當的量不夠,所以今天就多做了一點……」香氣馬上從飯菜之中飄來,讓人食指大動。
 
拜託!這樣哪叫多做了「一點」啊?根本就是重量級的!
 
那個連男孩子看了都是咋舌的重量……她是怎樣拿回來的?
各人都把自己的便當放在中間,緊接著的又是一陣激烈的唇槍舌劍。
 
 
「喂!沙都子!妳剛才不是已經夾了好幾塊煎蛋了嗎?」
 
「喔~呵呵呵!我怎麼不記得有這回事呢……啊啊!魅音同學太詐了!」
 
「嗯!好吃~從大意的沙都子手中搶來的這顆肉丸子真是無上的美味啊~」
 
「……我夾。」
 
「啊──啊!梨花!怎麼連妳也這樣──!」
 
「……這是戰略唷,沙都子。你趴~
 
「大、大家多吃一點!還有很多喔!」
 
我跟著大伙傻笑,卻一下也沒動過飯菜。
 
 
……明明是這麼快樂的氣氛,為甚麼那些事就是忘記不了。
 
大壩分屍事件,綿流祭,作祟……御社神大人。
 
 
 
那個時候我為甚麼會決定開口真的是一個謎。 
明明一點也不想知道,卻有股突變的求知慾迫使我去尋求真相。
 
……反正,到頭來這一定又是誰的鬧劇吧?等劇終後才跳出來說「哈哈你們都被我騙了」什麼之類的鬼話。
我們都只是,一齣無聊的戲劇中的演員罷了。
 
差別只是,沒有人會跟你說……「哈哈你被我騙了」而已。
 
 
 
 
「……分屍事件甚麼的,有發生過對吧?」
 
瞬間,就像定格一樣,所有人的動作驀然停止,我接受到的,是四個驚訝的眼神。
 
蟬聲從窗戶外面傳來,卻改變不了什麼。
 
 
「這件事,是誰跟你說的?」
 
魅音冷酷的聲線像是針一樣,狠狠地刺進我每條神經裡面。
 
我忽生懼感,沒有回答。
 
 
「……是鷹野小姐,對吧?」
 
我吞了吞口水,感覺有什麼事將要脫出常軌。
 
「……嗯。」從僵硬的喉嚨中擠出聲音。
 
 
 
魅音瞇細雙眼。「是嗎?」
 我佇立在四人的面前,忽然有種像是被審問一樣的感覺。
 
 
「沒問題的唷,圭一?前幾年確實有發生過那樣的事件,可是今年一定不會發生的喔?」禮奈揮著小拳頭向我說著。
 
「……為甚麼能那麼肯定的說,今年不會發生呢?」
 
禮奈愣了一下,隨即低下頭。
 
……我這舉動產生了漣漪,除了我們幾個以外的其他人也好奇地看著這一邊。
 
梨花輕輕撫摸著沙都子的頭,然後以輕盈的腳步向我走過來。
 
 
「……梨花。」我開口。
 「圭一。今年會不會發生殺人事件有那麼重要嗎?」她眨著如貓咪一般圓圓的眼睛,不敢置信的是她竟然還帶著笑意。
 「這……」只是被挑起了興趣而已,這種理由我說不出口。
 
「……御社神大人一定會保護圭一的喔,這是御社神大人跟我說的,咪~
 「呵……也對呢,梨花是巫女吧……」
 
 
令我奇怪的是,梨花為甚麼要用「保護」而不是「保佑」。
 
 
 
「……大家吃午餐吧~都要涼了的說~!」梨花搶先坐在座位上,然後快速地往自己的便當盒裡夾菜。「大家不吃的話我就一個人吃光了喔~」
 
「……呵呵,才不會讓妳得逞啊!」魅音輕笑,接著也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禮奈跟著莞爾,與沙都子同時坐下。
 
……就只剩我一個人站著了。
 
「圭一~!你要棄權嗎?這樣的話你的午飯就會一貧如洗了喔~」魅音向我露出壞壞的笑容,忽然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嗯,抱歉,魅音。」
 
「哎呀你不棄權啊?害我還期待了一下~」
 
「不要做夢了~還有,剛才一貧如洗的用法錯了吧?」
 
「……」
 
 
 
619日,結束。
 -----------------------------------------
 
 
深い嘆きの森……
ひぐらしのなく ……
 
 
……雜音。
 
 
「……不覺得這次的很不一樣嗎?」
 
「……嗚啊嗚,會在今天遇到鷹野就已經很奇怪了……。」
 
「……呵呵。」咚。「……這次能夠成功打破命運嗎?」
 
 
「……花。啊嗚啊嗚……。」
 
 
「呵呵……這個世界又會以怎樣的方式來終結呢?真是期待……。」
 
 
餘音斷裂,一片寂然。
 
-------------------------------------
歌詞來自ひぐらしのなく頃に祭ー嘆きの森

A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