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強烈幻想有。

 

 

 

……?

眼皮顫動,我把眼睛打開,眼球接觸到的是冰冷的空氣以及一片漆黑的空間。

比思考更快的是一連串的疑問。

 

在哪裡在什麼時間什麼原因自己身體狀況躺在這裡的原因……

而疑問的同時,所有感覺亦在進行「搜索」,貪婪地抽取著本體的情報。

 

身體感覺良好,除了饑餓及乾涸以外無不適感,本體運行正常。

 

意識中為了什麼而做地深呼吸,帶霉味的氣體湧入我無感覺的鼻腔。

 

……於是又回到最初的問題,在哪裡?什麼時間?什麼原因?

最依賴的視覺在此時一點作用也沒有……現時在處的空間在眼球的色彩感官上映出一片黑暗,關於這個空間的情報對我來說是零。

第一個疑問解答不能。

 

那,何時?(腦在另一部分又連出When的字樣。)

 

這個問題對我來說比第一個更困難,雖說人類體內似乎擁有生理時鐘這個「功能」,但我既不會用亦不能用(那是一個系統嗎?能由神經控制嗎?)

第二個疑問亦無法解答。

 

最初的第三個問題……

 

 

什麼原因?

 

我茫然,在腦中編出記憶中最晚的「記憶」。

 

……無法找到切合的結果。

???

 

問號。

再度按下搜索鍵。

無法執行指令。

 

再次。

無法執行指令無法執行指令無法執行指令無法執行指令無法執行指令無法執行指令無法執行指令無法執行指令無法執行指令無法執行指令無法執行指令。

 

頭腦空白,輸入的指示無法使其運作。

又是疑問。為什麼?

 

於是,我嘗試使用不一樣的方法進行運算。

 

這時舌尖跳躍,陌生的震動從喉嚨中發出。

 

「執行指令搜索:執行預設選項『依最後編輯日期搜索』,運算。」

 

 

Error Error Error Error Error Error Error Error Error Error Error Error Error Error

 

「嗚啊!」

 

大量訊息進入我的頭腦,卻一一被回絕了。

……?

 

忽然,全身的能量像被抽走一般,我無法承受四肢的重量,「砰」的一聲倒地。

無法動彈。

 

「……嗚?」

聲帶顫抖著,聲音就是卡在喉頭中發不出來。

最後我連控制肌肉的能力也消失了。

 

 

只剩下一片黑暗與無法動彈的自身。

 

但是,我還能思考。

沒任何人(這裡有其他人嗎?)知道,我還在思考。

思考過去,思考現在,思考或許可以存在的未來。

 

我想像自己在時空的狹小縫隙穿梭,與無數星體擦身而過,無視一切科學定律,我可以時空跳躍,我可以在虛無之中遊蕩。

 

……因為,這一切僅存在於我的腦海中,可以怪力亂神,可以天馬行空。

 

如此快樂地思考的時間只進行了3分鐘27秒(粗略估計),便被中斷了。

 

……咦?這種感覺?

 

電流。

對,是電流。

 

那令我訝異的觸感,是電流。

它滲入我的皮肉,化成我的血液;它進入我的心臟,供給讓它再次「跳動」所需要的能量。

 

「……PC201003032056。」

 

瞬間,本來黑暗的空間變得明亮,充滿著電流的碧藍光線。

我微笑,往前踏出一步。

 

Windows service pack,位置名稱為PC201003032056201003031223分,啟動。」

 

 

 

 

 

 

 

 

「挖勒,又當了。」         

 

「又?你最近怎麼常常當機啊?」

 

「阿災,算了重開。」

 

啪。

 

 

 

 

 

※初次發表於巴哈部落閣。

※第一章。


Dark Paradise
第一章

2008-06-15

「小偷啊!快來抓小偷啊!他媽的!誰來幫我抓小偷啊!」

在這個被黑暗吞噬的城市,不論你怎麼喊都沒有人會對你伸出援手。

「拜托!找個人幫我來抓小偷啊!」又胖又老的老頭在路邊大喊著,路人卻視而不見,甚至有人還在偷笑。

在這個城市裡,沒有愛,沒有恨。


老頭被年輕小伙子搶去了所有在身上的錢,但並沒有人可憐他。

為何?為何要犧牲自己寶貴的時間來幫一個糟老頭來抓小偷呢?


老頭獨自飲泣著,可惜連小孩子都不屑理他。



這個沒有法治的城市,叫做得肯。





一個少年在這條街上謀取著今晚母親的晚飯。

他背著一個背包,裡面打算用來裝著偷來的食物。

他面前一個賣豬肉的男人拿著兩把刀在摩擦著,他知道那個男人注意到他了。

找下一家吧!

他走過男人的旁邊,來到一間在路邊賣雜貨的老婆婆旁邊。

那個老婆婆看起來已近大去,他想,現在就是機會了。

他伸手拿了一個蘋果,在手上把玩著。

「婆婆,這個蘋果送我可以嗎?」

「啊...啊,不行啊。」婆婆搖搖頭。

他漠視,放下背包,把所有蘋果都放進裡面。

「不要啊,年輕人......」老婆婆欲要阻止。

「滾開吧,我今晚還要吃飯,管不了妳那麼多。」

「我...我也要吃飯呀!」

「妳也快死了,留著那麼多錢幹嘛!」

「不....不要!」

少年把所有東西都放進包包裡了,便揮揮手對她說再見。

很不巧的,他遇上了警察。

「喂,小子,你袋子裡的東西付了錢沒?」

「付了。」
< BR>
「別說謊了,婆婆,這個小子有沒有用錢來『買』妳的東西?」

老婆婆看看警察,再看看那個少年,低下了頭。

「有......」

少年得意地扯了扯唇,轉身離去。




回到家後,少年把背包裡的東西拋到母親面前。

「有沒有偷吃啊?」

他搖頭。

「真是的,偷這麼少,怎麼夠吃呢?」

「我差點被警察抓到......」

「那是你笨,啊,你有沒有說我的名字?」

他搖頭,便走入自己的房間。

「那還算你聰明......」

門關上了。



他立刻從床下拿出一個皺皺的大背包,那是他親生母親給他的,門外那個是他後母。

他的父親早死掉了,還是他親手下葬的,後母說很傷心,不敢葬,其實他知道,她只是不想弄髒手。

所以,他要離開這個家。

沒有了爸爸,沒有了媽媽,這個世界再沒有他所依戀的東西了。

他把昨天偷的食物放入背包裡,還有偷偷打工得來的錢,還有一件他媽媽送他的衣服,剛好包包滿了。

他立刻背上,從窗外跳了出去。


狗在他腳的旁邊,使勁地搖著尾巴。

他摸摸牠的頭,便放開了鍊子,讓牠自由。

「如果不放你走,那個女的會把你吃了。」他看看屋內。

他的後母和她的男人在屋內纏綿著,還不時聽到呻吟聲。

他吐吐口水,便打開門,走了出去。


「我從這刻開始,自由了。」




                                        《待續》



---------------------------------------------

這是個黑暗的故事
而且我又用了得肯來做故事背景=  =
怎麼辦~我也許太喜歡飛飛了@..@



到此。

A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