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panella》

 
 
※    強烈幻想技能出現again
※    PV幻想有。
※    看不懂的機率……很高。
 
 
 
 
 
-─這是一個在星海中旅行,少女的故事。
 
 
 
「艾莉絲──艾莉絲~」
 
男人近乎絕望地一邊向擋在面前的門敲打著,一邊大喊著。
沒有回應。
 
「艾─莉─絲!救我啦~!嗚嗚嗚我我我又被鎖住了~艾莉──」
眼前的障礙物應聲打開,男人還反應不過來,手臂就被人扯住,粗魯地給拉了出來。
男子在地上撲倒,手腳恰好擺成「大」字形。
 
「……博士,請問這是第幾次你進入洗手間後,因為『忘記密碼』而被鎖住,又是第幾次要我救你的呢?」
 
從男子身後響起的是一把非常冷淡的女聲,明明是問句,男子卻感覺到文字背後似乎帶著殺氣。
「……第642次?」
「……是第732次,博士。」
 
女子轉過身來,女子擁有亮麗的嫩綠色短髮,一張平凡的臉龐,形狀大小恰當的五官,雪白而纖瘦的肌膚、四肢。上半身被襯衫以及橘色背心上衣包裹著,下半身是及膝、純白的紗裙,兩條雪白的足肢卻沒套上任何的鞋子。
 
這名奇怪打扮,還打赤腳的就是男人稱為「艾莉絲」的女性。
 
艾莉絲冷漠的目光直直地與男子的視線對上。
男子跌坐在地上,黑色髮絲亂亂地翹了起來,呆然的眼睛望向艾莉絲,鼻樑上掛著黑框眼鏡。
 
「博士」,艾莉絲是如此稱呼他的。
男子用手撐著地上,站起身來,撫平身上白袍的皺紋,然後對艾莉絲尷尬地笑笑。
 
艾莉絲向他瞪了眼,逕自往他身後走去。
光線充足的天花板,鐵製的地板,男子──丹尼爾,手指輕推眼鏡框,讓它安穩地懸在鼻樑上,穿著粉紅色拖鞋的雙腳也跟著艾莉絲走著。
 
或許把這條通道稱作走廊吧,他倆走在這條明亮的走廊上,無數日光燈都是嵌在壁上的,光線能到達每個你能看到的隙縫。
而在這條「冗長」的廊道的牆壁上,是一整排的玻璃窗。
玻璃映照出的,是一片無際的星海。
 
無數閃爍的星體分佈在這條散發出耀眼光芒的銀河,誕生,又毀滅,碎片散落在各處。
這裡是宇宙,所有不可思議的源頭,孕育著無數誕生,又包容著所有毀滅的地方。
丹尼爾的手掌覆上冰冷的玻璃,然後又離開。
 
……起始與終結之地,對他,甚至她而言亦是如此吧。
 
──────────────────────────────────
 
我是個機械人。
不用任何贅言,我的確是個機械。
如果要介紹的話……
我叫艾莉絲。
原本屬於我的名字是某個三位數字與一個英文字母組合成的識別編號,不過被博士禁止再提起,所以是保密事項。而艾莉絲這個名字,是博士為我起的名字。
 
艾莉絲與博士一起乘坐太空船駛離地球的原因是為了尋找第二個能供人類居住的星球。
目前認為能夠作為人類下個遷居星球數:0。
若發現目標批准可用手段:時空跳躍,武力強奪。
從地球出發所經過的時間:記憶體無記錄。
上次與本部聯絡時間:無。
目前位置:無記錄。
 
「預設時鐘顯示時間為晚上1056分,距離博士睡眠時間還有4分鐘。」
「喔,知道了。」
「艾莉絲會在完成所有工作之後,依博士的吩咐,進行『休息』的動作。」
「嗯。」
「那麼,晚安。」
「……晚安。」
 
博士回到他所處的房間休息,艾莉絲把燈關上,整個空間就只有指示燈以及螢幕的光線在黑暗中躍動著。
艾莉絲像人類一樣眨眨眼,後以平穩得不自然的步伐走向主控席。
 
──────────────────────────────────
我叫丹尼爾,24歲,健康男性,身體各處機能正~常!對我有興趣的女性可以到宇宙來找我,蘿莉優先這樣……嗚好痛!艾莉絲下手真重……
嘛目前是跟可愛的小艾莉絲在宇宙度蜜月中,實際返程日期?誰曉得那種東西呢!等我們玩夠了就回來吧~
……開玩笑的,這什麼台詞啊!害我頭好痛……果然艾莉絲的鋼鐵手刀不能小覤。
我的事沒什麼好說的啦──保密保密!來說我老婆……說、說錯,艾莉絲的事吧。
乍看之下,她似乎只是一個普通的機械人,但其實,她是擁有「感情」的機械人喔,也因此,我們才能相愛~嗚啊艾莉絲放手啦好痛啊啊啊──
 
若把我們的故事寫出來的話,第一句我會寫這樣。
這是一個在星海中旅行,少女的故事。
 
我並不喜歡稱呼她為「機械」。
因為在我眼中,艾莉絲與一個普通女孩沒有分別……呃或許有一點點啦。
不止一點點?那、那很多很多……
──────────────────────────────────
 
「喂艾莉絲,妳有看見我的……妳妳妳穿著我的拖鞋幹什麼!?」
一頭亂髮,衣衫不整,一看就知道是剛睡醒的丹尼爾,手上還抱著枕頭就這樣衝了出來。
艾莉絲眼睛也沒眨一下,繼續拿著抹布東擦擦西擦擦。
「不不不要無視我!拖拖拖鞋!」
艾莉絲看著丹尼爾張開嘴,指自己又往她那邊指的滑稽模樣,不禁笑了出來。
 
「……笑、笑什麼!」
艾莉絲撥撥頭髮,「博士,明明是你叫我把拖鞋穿上,別再打赤腳的不是嗎?」
「可、可是那雙是我的啊?」
艾莉絲略嫌不悅地看了他一眼,接著以讓人看著都會發牢騷的緩慢速度把腳上的粉紅色拖鞋脫下。
「……」
「幹、幹什麼……?」
「……」艾莉絲嘴唇開合好幾次,卻就是說不出想說的話。「……沒事。」
丹尼爾以奇妙的眼神看著手上「物歸原主」的拖鞋,再看看眼前的艾莉絲。
 
 
「……艾莉絲妳喜歡粉紅色?」
「──!並、並不是!」她迅速抬起頭,滿臉通紅。
「嘿嘿……」丹尼爾露出獵人的表情,腳步移動,走到艾莉絲旁邊。
「喜歡粉紅色是吧~?哎唷小艾莉……」
 
艾莉絲嘟著嘴,拉下右手,從下用力向上揮。
完美的下勾拳。
 
「別、別用這種方式來掩飾難為情啊……痛……」
 
 
 
艾莉絲快步走出房間,獨自在廊道下步行。
……才不是那樣。
 
艾莉絲在心中否定著。
 
……是因為看你常常穿,好像很舒適,艾莉絲基於好奇心才試看看的而已。
 
如此而已。
 
 
──────────────────────────────────
 
 
「嗶─嗶─」
在本來安靜運作的電腦系統,發出一陣響亮的警告聲,艾莉絲以非人的速度衝上前,迅速找尋,並修正錯誤。
一個程序完成,艾莉絲大呼一口氣,窩在椅子上,雙眼緊緊地盯著螢幕,生怕它又會再次出現執行上的錯誤。
她抱緊膝蓋,把頭埋在雙臂之間。
 
……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裡呢?
 
她笑笑,明明知道離開……是不可能的事。
……如果沒有「感情」就好了。
 
她離開房間,裸足穿過那條雪白的走廊,到達博士的房間。
靈巧的手指摸上門的把手,輕輕一扭,她把門打開。
 
但那裡面一個人也沒有。
 
「……」
除了一張床以外,什麼也沒有。
 
「又……到哪裡蹓躂了吧。」
 
艾莉絲撇撇唇,正想轉身離去時,眼角似乎瞄到了什麼東西。
 
那是……他的拖鞋?
怎麼會在這裡?她嘆氣,彎腰把它拾起。
觸碰到的一瞬間,她倒吸口氣。
……為什麼會在這裡?
 
那他呢?
 
 
在神經反射前,她已經拔腿跑了出去。
她雙手緊緊抓著鞋子,在太空船裡面全力奔跑。
 
哪裡?哪裡?哪裡?
廁所?沒有。雜物室?沒有。
 
她忽地停下來,並不是因為疲累──她不會感覺到那種東西。
艾莉絲的膝蓋用力地與地面碰撞,從人造的骨頭響出清脆的撞擊聲。
 
……突然湧出的這種感情是什麼?
她把自己抱緊,眼簾閉上。
無助、思念,以及孤單……。
 
 
如墨般漆黑的髮,比黑夜更深邃的眼睛,薄薄的唇瓣,潔淨的皮膚,那雙讓她首次感覺到體溫的寬厚雙手。
……為什麼此刻,會讓我如此想念?
 
水滴從頰邊滑落,沾濕了雙唇,沾濕了纖細的柔荑,沾濕了單薄的細紗。
……為什麼?
 
雪白手指摸上自己無助的臉龐,沒有溫度,冰冷的皮膚,冰冷的組織……怎麼會哭?
 
「……嗚……」
小小的身軀窩成一團,艾莉絲抽泣著,零碎的哽咽聲。
 
在觸碰到的那一瞬間,所有的一切都化成了泡沫……
 
 
消失了?
提出疑問,但沒有人回答。
 
 
哀傷。
 
……不要,不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陷入絕望的女孩從喉嚨深處吶喊,充斥了整條慘白的廊道。
 
 
 
「艾莉絲?」
聲音赫然停止,淚眼看向右邊的來人。
熟悉的裝扮,熟悉的容顏……
她不假思索,撲進他的懷裡。
 
「啥?故、故事演到現在終於要開始限制級劇情了嗎……?咦、咦艾莉絲?」
 
「閉閉閉嘴啦!」
她大吼,抱得更緊。
丹尼爾沉默著,伸出手,把她的臉捧了起來。
 
「怎麼了?」
艾莉絲推開他,往後退。
「……沒關係,我在這裡。」
 
艾莉絲抿著唇,瞪著他。
「……剛、剛才的事忘了吧。」
丹尼爾愣住,接著大笑。
「哈哈哈,怎麼了啊艾莉絲~這不像妳唷~」
 
艾莉爾提足,往前奔去。
 
被扔下的丹尼爾溫柔地笑笑,慣性地抓抓頭髮。
 
銀河の さかな あいたいよ(好想看銀河裡的魚喔)
届かぬ想い 届けたくて(想將無法傳遞的思念 傳遞給你)
 
「放心吧,我不會消失的。」
 
「因為我是擁有感情的妳,無意識中創造出來的幻想啊。」


「我們的時間,可是永遠的呢。」
博士笑道,然後跟著艾莉絲的腳步,走向他們的永遠。
 

はじめからね 宇宙舟(こんなもの)じゃ あえるはずないこと知ってたのに。
(明明打從一開始,我就知道靠宇宙飛船(這種東西)是不可能讓我見到你)
それでも僕は―。
(但即使如此,我還是──。)
 
 
 
 
 
-------------------------------------
 
對看完的您獻上深深的謝意OTZ…
歌詞來自GUMIさま的Campanella~カムパネルラ
PV由此去↓
(是說PV內容跟這個無關……應、應該吧……)
巴友活動參賽文。

A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