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值深秋。

 

蜂蜜色的雲,橘黃色的蒼芎,夕陽西下,即將進入黃昏。

 

被此等美景籠罩住的,是一個細小的村莊。

 

但,以它的面積就以「村莊」來稱呼,似乎是太「微小」了。

 

 

一座略為老舊的教堂靜靜地佇立在村子中心,環繞它四周的街道空無一人,沉寂得像是一座死城。

 

儘管街上一個人影也沒有,但仔細瞧瞧,在光無法進入的建築角落裡,有著生物的氣息。

 

 

一抹身影從黑暗溜出,人影半空躍起,輕點幾下枝頭,跳到那座小教堂的屋頂上頭。

 

那是個男子,臉上帶著冷峻的面容,劍眉薄唇,一頭潔白短髮,髮絲隨著變冷的風緩緩飄動,一身同樣純白的燕尾服,裹住一身強健的肌肉,領上的黑色帶子隨便打個結,就那樣吊在項上。

 

而最令人注意的,不是他那身奇怪的衣服跟頭髮,而是手上,兩把長度及地的兩把猩紅長刃。

 

男子白色的身影,在即將入夜的橘色光芒中形成強烈對比,就如在夕照中墮塵的天使。

 

 

 

 

從他身後的樹林中發出了幾下輕微聲響,接著又一道身影從陰影中閃出,從驚雷之勢奔向男子所在的地方。

 

然而,男子只哼了一聲,接著一個轉身,以正面迎接後者的來勢洶洶。

 

後者曼妙的身姿煞地停住去勢,轉而張開雙手環抱著男子。

 

「我回來了。」女子嬌憨的嗓音甜甜地響起,把他抱得更緊。「想我嗎?」

 

男子把雙劍放在腳邊,右掌的指輕柔地撫著她柔軟的秀髮。

 

女子笑了,不捨地鬆開雙臂。

 

她一身長袍打扮,以及與男子相差無幾的白色長髮──用紅色的髮帶綁住,跟男子不同的是,她散發出一種人畜無害的氣息。

 

……才怪。

 

一陣風從遠處吹來,稍稍撩起了她長長的裙擺──

 

她雪白的右側大腿上是一條條放滿暗器的帶子,不僅數量多得嚇人,在接近臀部的一處,更用緞帶綁住一把手槍。

 

她輕撥裙擺,布料回到原位,乖乖地蓋住她的「本性」。

 

男子再次執回雙劍,輕聲問道:「妳又到哪裡去了?」

 

秀氣的雙目瞪他一眼。「不告訴你。」

 

「妳又到修爾先生的房子裡了?」

 

雙頰一赧。「……上、上次的項鍊來不及拿嘛!」

 

「……」

 

這條村子為何即使在日落前一個人影也沒有,是有原因的。

 

而原因,就是眼前這位……貪財如命的女子。

 

「不、不要用那種眼光來看人家嘛!修爾先生他雖然是個男人,卻愛好收集首飾,雖然他有此等癖好,但他的東西真的好美好美噢!」雙眼發出如黃金般的光芒,手上還拿著那條她闖入別人家,偷……不,光明正大拿的珍珠鍊子。

 

男子輕嘆口氣。

 

「嗚~只、只是拿一下看看咩!過些日子就會還了……啊。」最後一字說得特別心虛。

 

「……」男子的臉則是越來越黑。

 

「我,我說真的啦!不、不然今晚我多加班幾……分鐘好了。」

 

「這事跟那事兒哪裡相干了?」

 

「……你、你去死啦──!」

 

吐出這句話以後,女子身影一閃,消失在暗巷中。

 

「……」用這種方法來罷工,還真是虧她想得出來。

 

 

兩人是這條村子唯一的警衛,也是唯一的……小偷。

 

夜漸漸來臨,男子輕輕莞爾,接著,再次跳上半空,銀光一閃,消失在夜的陰影下。

A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