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幻想郷~Lotus Land Story

 

-幻想之樂園。

 

 

矇矓。

眼皮顫動,像是掙扎著,不願離開夢境。

在意識清醒之前,眼睛已經先一步接觸空氣。

 

少女張開惺忪的睡眼,從窗櫺中透出透白的光線。

啊啊,早上了呀。她想。

 

伸出右手,遮住了那不留情的白光。

然而把手從棉被中伸出來的那一刻,她就後悔了。

「好冷……」

 

少女縮起身子,把被子拉過頭頂。

她再次閉上眼睛,因為貪戀自己身體的溫度,用雙手環抱著自己。

或許,她只是希望,能這樣再次睡去。

然而半晌後,她輕輕地拉開跟身上的濡絆同樣潔白的棉被,忍著寒冷,走到窗前。

她探了探,窗外四周,杳無人影,天色也並未很亮。

知道時間尚早,她安心地呼了口氣。

白晢的手掌離開窗框,她迴身,著手穿衣。

 

 

 

少女推開板扉,迎面吹來的冷冽寒風差點讓她想馬上把門關上。

她吞了吞唾沫,踏著木屐,走出神社。

外面氣溫儘管讓她想退縮,但她還是仔細地關上了門,走向後方的倉庫。

她把靠著倉庫牆壁上的掃帚拿起,拍拍木柄上的灰塵。

 

「沙」地一聲,一陣較剛才強勁的風把地上的落葉吹了起來。

少女輕嘆,走近幾棵已被寒冬肆虐過,看起來了無生氣的樹。

她摸摸乾燥的樹皮,又有幾片黃葉從頭上迴旋而下。

 

她柔順的黑色長髮被風輕柔地吹亂,一身鮮紅的巫女裝束,被布製紅色蝶結束起的馬尾、鬢上的裝飾,在這蕭條又欠缺色彩的清晨,少女實在是引人注目。

 

少女的名字是博麗靈夢。

博麗神社的第十三代巫女,是在這裡──幻想鄉中少數身為人類的存在。

而現在,這個幻想鄉,則再次迎來不知第幾次的冬。

 

 

靈夢看著手中的掃帚,決定先把起床時就決定好做的事(掃落葉)先放一邊。

她放下手中物,哼著小曲走進神社。

 

 

 

當沖泡好茶,準備好了粗廉的茶點後,靈夢選擇喝茶的地點──當然是神社緣廊。

然而,當她推開門,卻看到她平常悠閒坐著喝茶的地點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不速之客聽到她推開門,又拿著茶點,便展開了笑容。

「喲~是妳啊靈夢,還真早呢。」

「別把身份搞混了,來拜訪的是妳吧?魔理沙。」

 

靈夢毫不顧慮眼前人會生氣似的,話中露骨地帶著嘲諷。

然而,客人卻假裝聽不懂,繼續笑著。

「啊哈哈~是這樣嗎?來,靈夢小姐,我幫你拿著吧,因為靈夢小姐得去準備多一個茶杯啊

靈夢給她一個白眼,接著把托盤交到她手中,再次走入神社。

 

這位金髮,連瞳孔都帶金色的少女名叫霧雨魔理沙,頭頂著大得誇張的黑魔導士尖帽,身上穿的則是白色襯衫,外面再套上一件長長的黑色長裙,緣上縫著白色的蕾絲邊,而她旁邊則躺著一枝與靈夢剛才手拿的雖然不盡然相同,但也同樣是被稱為掃帚的工具。

 

即使雙方使用掃帚的目的迥異,呢。

 

很明顯地從她的穿著知悉她是一位魔法使,這麼刻意打扮成世人眼中魔法使的形象,也是因為魔理沙本身的堅持:是魔法使就該穿黑色,不帶掃帚怎麼像魔法使?

 

 

「喏,茶杯。」

「啊…謝了。」

靈夢把茶杯放到魔理沙的手裡,然後坐下,拿起茶壺,把茶往茶杯倒入。

她放下茶壺,接著推到魔理沙的方向,魔理沙沒有說話,把倒茶的動作也重複了一遍。

靈夢輕啜了一口,接著眉頭輕皺一下。

「都怪妳,害我茶都變涼了。」

「這溫度根本就是還屬於溫的階段,還有,妳不知道早上喝熱茶對身體不好嗎?」魔理沙咯咯地笑著,卻被一旁的靈夢反駁。

「那是空腹喝的關係吧?我可是有準備了茶點喔。」

「啊?是嗎?」金髮少女頓了頓。

 

靈夢沒有搭理她,徑自喝著變溫的茶。

 

「對了,靈夢,妳有沒有覺得最近落葉變多了啊?」

「冬天都來多久了,妳才說落葉變多,妳又當多久家裡蹲了啊?」

「說那什麼話!不要把我跟帕秋莉混作一談!我只是在家做了幾天研究而已,沒那麼空閒時間留意天氣!」

「啊,是嗎。」

靈夢始終維持一貫冷淡的語氣,細嚼著手上的茶點。

 

 

 

 

 

時間接近正午。

把茶跟茶點都清光光的魔理沙,站起身。

「好了~我也差不多要走了。」

「走好。」

「喂…至少也問平常都待到傍晚或以上的我,為什麼這次中午就要閃人吧?」

「『從圖書館拿來的書都看完了,這次要去那邊拿更多的,沒時間在神社耗了』這樣,對吧?」

「……」

靈夢拿起托盤,正想道別時,就想起了什麼,叫住正在跨上掃帚的魔理沙。

「魔理沙,今晚萃香說要辦宴會,要來嗎?」

「啊,好啊,不過可能要慢一點喔~我得先回家把書放在家才行。」

「嗯,那夜晚見。」

 

魔理沙笑著向靈夢揮手,然後便腳印一踏,往魔法之森的方向飛去。

 

靈夢把茶具洗淨,洗好後,她往倉庫走去。

她從裙子的口袋中拿出鑰匙,輕快地把門鎖打開了。

她推開老舊的門,倉庫裡頭一片昏暗。

她熟稔地在牆壁右上角拿起火柴,把放置在突起物上的蠟燭點燃。

微弱的光線稍稍擁有照亮的功能,儘管有很多東西都只能看見影子。

雖說是倉庫,但大部分都是放著靈夢還沒出生前就有了的東西。

即使身為博麗神社的巫女,她也不是經常進出這個老舊的地方。

 

她蹲下,把一塊蓋著什麼的布拉開。

布下的是一個個的酒埕,有祭祀用的,有很久以前就放置在這裡的。

靈夢把手伸到裡面,把其中一個較小的酒瓶拿了出來。

雖然說是小,但也比一般醬油瓶要大。

瓶上黏著一張皺皺的紙,上面寫的是靈夢看不懂的古字。

她抱著酒瓶,吹熄了蠟燭,輕輕地推上倉庫的門。

 

 

 

她把酒瓶放置在博麗神社之內,這時已經接近黃昏。

 

「時間還真是過得快呢。」她低吟。

 

她抓起掃帚,在黃昏之色下,「沙啦沙啦」地掃著落葉。

 

 

 

 

 

 

「靈夢──!」

聽見熟悉的嗓音,靈夢抬起頭。

從空中躍下的細小身影,靈活地跳到巫女的面前。

 

這名嬌小得很的少女,名字就叫伊吹萃香。

一頭長至及膝的橘色長髮,雙手手腕都扣著手銬,掛著長長的鏈條,背則揹著一個葫蘆,最大的特徵是,小小的頭顱上卻長著大得突兀的角。

原因?因為該少女是鬼。

而且是實力強得離譜的鬼,實際年齡也絕對是外表的不知道幾倍來著。

雖然…嗜酒如命。

 

「跟妳說喔!我去通知很多人了呢,有紫呀,幽幽子跟妖夢呀,文應該也會來的,還有很多人喔!」萃香興奮地說道,那模樣根本就與小孩子無異。

「嗯,我也有跟魔理沙講了,她說她也會來的。」靈夢說著。

「是嗎?這就又增加一人啦──」

萃香手舞足蹈地在靈夢旁邊跳來跳去,好不愉快。

「萃香真的很喜歡宴會呢。」靈夢注視著眼前的大妖怪,苦笑著說。

「是呀!我最喜歡熱鬧了!對了靈夢!」萃香輕巧地跳到她面前。「靈夢有準備嗎?那個……酒?」

「有,我從倉庫裡拿出來了。」

「真的?耶──靈夢最好了,放那麼久的酒一定很好喝!呵~我要去看看!」萃香笑盈盈地奔向神社,而天色已然轉黑了。

 

靈夢把落葉先堆到一邊,然後放下掃帚。

「那麼今天的工作就做到這吧,」

她微笑。

 

 

 

「好了,開始準備宴會吧。」

 

 

 

 

 

A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