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華の幻想 紅夢の宙
 
 
-芳華之幻想。
 
 
 
「好冷──!」
清晨,是透徹地冷。
 
魔理沙推開家門,那一瞬間就像要被冷風擊倒一般,退回自己的家。
 
她把隨手丟在架子上的圍巾往自己的頸子快速地繞了幾圈,接著用布把數本厚重的書本包起來,環著她那根掃帚的木柄,而她自己就跨了上去。
 
她輕踢地面,人連同掃帚便「咻」彈上半空。
「啊啊…冷死人了,真受不了這種天氣,等等把書還了以後順道去香霖那邊看看吧。」
 
迎面撲來的冷風實在是冷得嚇人,她把圍巾拉緊了一點,一邊往前方飛去。
薄霧,輕輕蓋住了這間大宅。
 
魔理沙緩緩降落至地面,她腳尖著地,輕巧地提起了掃帚上掛著的書本。
她仰望一眼,便往前方走去。
 
這間宅第看似與包圍著它的樹木們格格不入,除了是身為西洋的建築外,還似乎散發著某種不祥的氣氛。
 
 
她走近門口,鐵閘門旁站著一位女性。
女性身材姣好,亮麗的紅色長髮,穿著深綠色,兩截式的中國風旗袍,雪白的長腿下套著一雙紅色的高跟鞋。
 
魔理沙認識該名女性,紅美鈴,這間如此華美的大宅──紅魔館的守衛。
 
雖然這位美麗的女性,現在是處於偷懶睡覺臉部神經鬆弛嘴巴微張滴著口水的狀態。
 
魔理沙輕推開鐵欄,隻身進入了這間守衛長期偷懶的紅魔館。
她沿著地上鋪好的小徑走,末端是通往大宅本體的門口。
 
魔理沙輕彈指,手掌所握的魔法掃帚眨眼間化成粉末消散。
她「咔喳」一聲,扭開了門把。
 
「打擾了。」
她低聲說道,原就是沒有要讓人聽見的打算。
 
她關上門,門裡除了從窗間射出的晨曦,樓梯兩旁所點的蠟燭外,再沒有其他多餘的光線。
所謂玄關,就是寬廣得讓人咋舌的沉鬱空間。
 
正前方,一條巨大的樓梯從中段開始被分成兩邊,分別向相反方向扭曲,通向兩個不同的地方。
 
樓梯下,旁邊一道小小的門,那才是魔理沙的目的地。
她沒再瞧這華麗的宅邸一眼,似乎已很習慣它的壯麗與豪華。
 
畢竟,該宅邸的主人,可是只能棲身於黑暗之物。
黑暗……黑夜的統治者。
只能在黑夜之下,才能棲息之王者。
 
魔理沙打開這扇小小的門,門後卻是讓人意想不到的寬闊。
她輕關上門,走下5級的樓梯,皮鞋「喀喀」作響。
 
金髮曳著,裙擺亦然。
 
這裡有著的只是,書架書架再書架;書架有著的只是,書本書本再書本。
這個地方是位於惡魔之館內的,巴瓦魯魔法圖書館。
 
她再往裡面走,除了書架以外,終於出現另一種東西。
那是一張小小的書桌,但上頭卻放滿了比坐在裡頭之人還高的書山。
 
魔理沙翻了翻白眼,卻不知道她家也是差不多的狀況。
 
「帕秋莉──?書我放這了喔?」
 
書堆裡頭有著一個人影,人影是沉睡著的,從櫻紅小嘴中呼出安穩的氣息。
 
人影的名字為帕秋莉‧諾雷姬,一頭長至碰地的紫色髮絲,以及與其獨特髮色呼應,一身以紫色、蝴蝶結為主調的長袍(睡衣?)。
 
魔理沙把帶來的書放在她腳邊(實在是因為她書桌已經放得滿滿的),然後轉身走入跟天花板同樣高的書架之間,翻找著一本又一本的書籍。
 
她抽出一本後又迫不及待拿出另一本,重複著這個動作,轉眼間她腳邊已經出現小型的書山了。
 
書桌上的人影被她吵醒,淡眉微皺,揉著眼睛撐起了身子。
 
「……還真早啊,偷書賊。」帕秋莉說道。
 
魔理沙只沉迷在她眼睛所見之中,根本沒想搭理帕秋莉的調侃。
帕秋莉也只是聳聳肩,邁開腳步之際,踢中了魔理沙還來的書。
 
「……什麼?這不是妳上次拿走的書嗎?妳…妳妳妳,妳居然會懂得還我書了?」帕秋莉大叫著蹲下,拾起那幾本書,很努力地「驗明正身」。
 
「啊?妳說啥?」魔理沙不耐煩地探頭,「喔,那個呀。是因為裡面記載的內容不是太無聊,就是跟其他我看過的重複內容啦,所以我就還來了…嘿咻。」
 
她興趣勃勃地把一個系列的書從書架裡搬下來,然後盤腿,用著不雅的姿勢看著書。
 
「……」如果她回頭,就會看到帕秋莉用著一臉不爽的表情瞪著她吧。
 
但她沒有。
因為沒興趣,也是因為魔法使並沒有空閒的時間回頭。
 
要在2秒內把書都抱起來,還要在1秒後馬上迴避後方色彩繽紛的七色魔法的魔法使,怎麼可能會有轉頭寒暄的時間呢?
 
 
 
 
混沌。
我把雙簾打開,看到的盡是混濁。
我只是愣愣的飄浮著。
這裡是…哪裡?
 
 
 
 
「變得好冷了呢。」
靈夢站在博麗神社前,喃喃自語。
她美麗的容貌在冷風下顯得有點蒼白,總是倔強的雙眸有點低垂。
 
她把落葉都打理好以後,已經不想再待在寒冷的外面,便轉身走入神社。
隨著風翩翩而下的粉色花瓣,像下雪般從她頭頂飄落。
她細膩的指尖碰著了其中幾片。
 
然後,她的肩頭猛地震動了一下。
「……咦?」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我又是誰?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
霎眼,一堆粉紅色的花瓣無故出現,並且包裹著我的身體。
它們給了我記憶。
然後它們散開的瞬間,我看見自己的身體也化成與它們無異的花瓣,跟隨它們流去。
我閉上眼,知曉「我們」所選擇的命運的這瞬間,我明白了一切。
我的名字,是──
 
 
 
靈夢騰著風,往著森林深處前進。
問她要去哪裡,她也不知道。
 
只是剛才的感覺……到底是……
她攤開手掌,裡面躺著剛才翩然而下,其中幾塊櫻色的花片。
 
「……梅花嗎?」
 
她問,而花不語。
 
 
 
我摔下。
猛然墜落的感覺很可怕,我有好一陣子只能癱倒在地下不能動。
然後,我努力地爬起身子。
有著四肢的感覺很奇特,也很恐懼。
我盯著自己雪白的手背,我動了動手指,這感覺有點像蟲子。
蟲子。我厭惡地想。
忽然,我聽到聲音。
 
 
靈夢隨著感知到的動靜,腳尖一蹬,輕巧地降落在地面。
她半刻不停緩,跨開雙腿就是跑。
 
很快地,她看到那副景象。
 
一大片開得燦爛的梅樹下,坐著一個奇怪的人。
她不動聲色地檢查袖內的符咒是否安好,接著輕呼口氣,走了過來。
 
女子敏銳地把頭轉向她,接著露出一臉呆滯的表情。
 
「妳是?」靈夢問道。
女子歪著頭,與靈夢對視的是一雙怪異的淺紅色眼睛。
 
「……」靈夢沉默著,她打算先觀察對方動靜。
女子上半身穿著一身套弄著紅緞帶的純白上襦,然後是紅色的百褶裙,雪白的雙腿上套著白襪與紅色厚底皮鞋。
 
「該不會是從外面闖進來的吧……呃,不會吧……」
 
女子歪歪頭,表示不明白靈夢言語的意義。
 
「我是這裡,啊這裡叫幻想鄉,我是住在那邊,」靈夢向少女指出博麗神社的方向。「叫做博麗神社的神社裡的巫女,我叫博麗靈夢。妳呢?」
 
女生仍舊只是呆呆地看著她,沒有要回應的意思。
 
「妳……」靈夢瞇起眼,從袖中威嚇般抽出幾張符咒。「到底是誰?」
 
女子看到靈夢拿出來的東西,並未感到害怕。
 
她只是歛眸,抬頭,說道。
 
「我叫……」
寒風吹亂了她白色的髮,當中夾雜著不少梅花的花瓣。
 
 
 
「梅 夕夜……。」
 
 
-------------------------------

A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