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End of Daylight

 

 

-晝之終結。

 

 

幻想鄉,迎來了清晨。

 

鳥啼。

 

「嗯……」

從睡夢中醒來,這位住在樂園的美麗巫女──博麗靈夢小姐,伸直雙手,伸了個懶腰。

但她的動作不敢太大,免得吵醒一同睡在旁邊的人。

夕夜緊閉著雙眼,柔順的長髮平放在枕頭上,酣睡的容顏可愛得讓人想捏捏她的臉頰。

 

「妳這傢伙還真悠閒呢。」與話中責備的語氣相反,靈夢露出了笑容,為她蓋好了被子。

這個天真的樣子,還真不像昨天的人呢。

身手靈活,雖然應該是第一次打架(?),但她表現得卻十分出色。

 

 

「妳……什麼也不記得了嗎?除了自己的名字?」

「……嗯,不記得了。」

 

她真的是在說謊嗎?

靈夢盯著她的臉瞧,開始懷疑自己當時的推測是否出錯。

靈夢長嘆一口氣,起身,開始梳洗。

 

 

 

「……嗯……」

羽睫輕顫,粉色瞳孔從那裡面露出來。

夕夜一張眼,就知道睡在自己旁邊的少女不見了蹤影,她馬上坐起身來,被寒冷惹得哆嗦。

白衣上滑落同樣純白的髮絲,她四處張望。

她並無貪戀溫暖的被褥,迅速地穿上衣服,走出門外。

 

「靈夢?」

門外的風景,看起來早已經過了中午,紅白巫女默默地坐在旁邊喝茶,並未因她的喊話而抬頭。

「靈夢。」

夕夜見對方沒有回應,乾脆動起雙腿自己走過去。

「早安啊靈夢,」夕夜笑道,巫女仍是沒有回應。「…怎麼了?好像很不高興的樣子呢?」

聞言,靈夢的肩膀大幅度地跳了一下,接著,巫女慢吞吞的抬頭。

那是,充滿殺意的表情。

 

「靈靈靈靈靈靈靈夢小姐──?」夕夜嚇得大叫,順帶後退了數步。

「……是啊,我現在滿不高興的呢~夕夜小姐?睡得可香嗎?早就日上三竿了唷──」巫女手中的茶杯,赫然發出破裂的聲響。

 

「……」絕對很危險,現在的靈夢。夕夜幾乎沒花1秒鐘的時間就察覺到了這件事。

「我啊,從今天起床開始,背就痠的很呢──夕夜小姐要不要看看自己做了什麼好事?」靈夢笑著問道。

「我……我嗎?」夕夜吞了吞唾液,「我做了……什麼?」

靈夢用0.5秒的時間站起身,再迅速地抓住夕夜的手,把她拖到後院。

 

「好‧看‧嗎?比我還高的梅花花瓣喔?」

夕夜看見昨天自己的傑作,不禁流出了冷汗。

那是一堆,被她倆還高的梅花堆。

 

「對……對不起,其實妳可以不用這麼辛苦把它們掃在一起的……」她怯怯地說著。

「嗯?」靈夢疑惑道。

夕夜走上前,伸出一根手指,觸上那堆花。

花瓣彷彿被她吸引一樣,驀然散開,進入到她的身體,成為了她身體的一部分。

夕夜回頭時,卻看到後面的巫女已經散發出像鬼一樣的氣勢。

 

 

「這種事妳怎麼不早說──!」

 

 

 

「香霖堂?」

「對,很有趣的店喔,夕夜要來嗎?」

魔理沙笑嘻嘻地說著,旁邊的靈夢也看著夕夜,似乎也是等待著她的答覆。

「靈夢也要去嗎?」她問。

「嗯。很多日常品都快不夠了,我也要去補給啊。」

 

補給……夕夜想著。那個香霖堂到底是什麼地方,什麼都有嗎?但我記得靈夢小姐好像沒什麼錢……

 

「……我就不去了,我想到處逛逛。」夕夜答,她有好一陣子沒離開過神社了,好奇心作祟。

「是嗎?」靈夢點著頭,「那妳就走走吧,別逛太遠了,看到山、人里、竹林就別太接近了,對了,除了博麗神社以外的那一家神社,絕對不可以進去喔!也不能給任何香油錢喔,看到那個綠髮的就快點離開吧。」

「靈夢……自己家生意不好也別嗚咕嘎啊啊啊──」魔法使的聲音變成了慘叫聲。

 

「那麼,就這樣吧。」靈夢鬆開緊捏著魔理沙臉頰的右手,飛到了天上。

「那掰啦。」魔法使騎上掃帚,跟著巫女飛走了。

 

夕夜直到看不見她們的蹤影後,才移開了視線。

她走回神社,拿起靈夢留給她的茶點。

這次的茶點是在博麗神社較為奢侈的小糕點,她放進口裡,柔軟的外皮包著香甜的內餡,果然比之前硬得像石頭般的餅乾好多了。

她舔了舔手指,再拿起茶杯,啜飲了幾口,便擱在桌面。

她轉身,推上神社的門。

 

她輕蹬,比誰都輕盈的身軀已然浮在半空中。

 

 

 

她飛得很高。

雲層近得像在她頭上一樣,她低頭,看見一大片的森林。

她微笑,往下墜去。

 

說想到處逛逛是騙人的。

她是想,隻身一人,回這兒來看看。

 

 

銀白輕躍枝頭,即使穿著厚底鞋的她也漂亮地著地。

位置正好,她所站的地方即是長著梅樹的地方。

梅樹仍舊跟初次見面時一樣,開得燦爛。

梅的枝條上長著燦爛的梅花花蕊,有白的,有紅的。

她懷著複雜的心情,輕輕觸摸著。

當初,她是對靈夢說謊了,但並不是全都是謊話。

 

「妳……什麼也不記得了嗎?除了自己的名字?」

 

她記得。

記得自己的名字,以及為了什麼而誕生到這個世界上,除此以外,她就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了。

 

「妳是誰?」

突如其來的女聲,使夕夜嚇了一跳。

她回頭,距她不遠的地方,站著一位女子。

金色短髮,頭部用緞帶圍了起來,懶洋洋的眼神,滾滿了荷葉邊的領口看上去誇張,下半身則穿著與領口相反,單調且無特別裝飾的深藍色長裙。

金髮少女盯著夕夜。

 

「我……我叫梅夕夜,妳好。」她嘀咕著。

「我是愛麗絲‧瑪格特洛伊德,妳到這裡有什麼貴幹?」她不客氣地問,看來是這片魔法森林的住客。

「我只是來看梅花的……真的,沒有做其他事。」

 

愛麗絲沈默著,沒有質疑,也沒有肯定。

 

「不好意思,如果有礙著妳的話我馬上就走……。」

「不,沒關係。我只是住在這兒而已,沒有干涉其他人來這的權利。」愛麗絲搖頭,解除了敵意向夕夜走近。「只是確定妳的來意而已。」

夕夜愣愣地看著眼前人。

 

「妳好漂亮喔。」

 

「咦?沒……沒這回事。」愛麗絲急著搖頭,臉上抹起兩片紅暈。

但夕夜卻不這麼認為。

 

樹蔭下射出的陽光,把她的臉襯得雪白,柔順的金髮與那雙翠綠色的雙眸,雖談不上沉魚落雁,但她獨有的那股恬靜的氣質,讓她看起來確是十分高貴。

 

「謝謝妳讓我留下來,愛麗絲小姐是在散步嗎?」她問。

「嗯,在家裡待了太久,連冬天也察覺不到。」愛麗絲苦笑,她揚揚手掌,夕夜驚奇地看到,她的手指上滿佈著細小的劃痕。

「這些傷痕是什麼?」夕夜指著她的手,愛麗絲笑了兩聲。

 

下一秒,愛麗絲在她面前轉了個圈,站定。

一瞬間,夕夜就明白了。

在她轉圈的瞬間,她就已經為夕夜解釋了。愛麗絲高舉著雙手,十隻手指上緊繫著看不清的絲線,絲線連接著的是,彈指間就出現在夕夜眼前的,一堆人形玩偶。

 

「這……這是?」

愛麗絲曖昧的笑笑,接著就把玩偶們收了起來,並沒有解釋什麼。

 

「對了,妳住在哪裡呢?」她忽然問。

 

「博麗神社,雖然我不知道是哪個方向……愛麗絲知道那裡嗎?」

「當然。」

「那愛麗絲也認識靈夢跟魔理沙小姐嗎?」

「魔理沙?小姐?……噗。」愛麗絲像聽到什麼笑話般,笑了出來。「嗯,都認識喔,魔理沙比較熟。」

「是嗎?大家都是很好的人喔。」夕夜笑著道。

 

愛麗絲不以為然,看著天色。

 

「離天黑還有時間,要不要來我家喝喝茶?」愛麗絲邀請著,她對這位看起來單純的小姐很有興趣。

「咦?可以嗎?」夕夜興奮地問說,那刻彷彿真的想答應她的邀請,但之後卻搖頭。「還是不了,我想趁她們回來前準備晚飯,畢竟她們都忙一整天了。」

愛麗絲雖然想吐槽「她們很辛苦地忙了一整天」這句話,但還是把話吞了回去。

 

 

「如果能永遠跟大家在一起就好了……」

 

愛麗絲抬起頭,看著突然冒出這句話的夕夜本人。

夕夜遠遠地看著那幾棵梅樹,但實際在看的,像是比那更遠的東西。

「……什麼意思?」

她沒有理愛麗絲的問題,只是轉過頭,說聲「謝謝愛麗絲小姐陪我聊天,我先走了,再見。」就飛走了。

 

愛麗絲站在原地,看著少女離去的背影。

人偶師並沒有再說什麼,她不會特意勉強對方說不想說的話,就像即使會輸,她也絕對不會在比賽中使出全力一樣,這就是人偶師的個性,她的性格。

在森林中居住的這位魔法人偶師,愛麗絲‧瑪格特洛伊德,搖搖頭,除去多餘的思緒,悠閒地在森林中繼續散步。

 

 

 

可以出生到這個世界上真的很高興。

即使餘下的時間不多,即使如此。

 

夕夜在寒風中笑著,冰冷的風彷彿不能傷她分毫,她不斷地加快速度,求在黃昏前趕回家。

她的家,是的。就是博麗神社。

她笑著,高興地飛往那座雖然冷清,但一定會帶給她快樂的回憶,的那座神社。

 

 

「我回來了!」

 

 

 

牆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

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

 

----------------------------

引用:王安石《梅花》。

A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