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夜が降りてくる Evening Star

 

深冬。

結論:冷得要命。

 

三個少女並肩坐在一起,忍受著寒冷刺骨的冬風。

三位少女雖然不是美麗非常,但也稱得上是白白淨淨,好看得很。

坐在最右邊,銀髮少女問道。

「靈夢,妳除了喝茶跟掃地外還會做什麼啊?」

坐在中間的金髮少女則「噗」地一聲笑了出來。

「應該還會幫忙解決一點異變吧?啊哈哈!」

最左邊,被點到名的少女,綁著大紅蝴蝶結的黑髮,肌膚更是白晢,定睛一看,就像日本的傳統人偶般。

「……我說,魔理沙,妳最近稍──微有點欠揍呢?」

「咦~是嗎?那麼就作為打發時間請靈夢小姐盡情地揍我嘛~If you can?」

 

當挑釁的話語毫無顧慮地丟了出去,剩下的就只有開打了。

 

「啊──真是的,一定又有一堆符咒星星掉下來了。」夕夜靈活地躲在神社的木簷下,以防被不長眼的攻擊打中。

才剛說完,頭上已經閃過幾道金光,大量的星狀子彈散落在博麗周圍。

夕夜嘆氣,拿起旁邊的茶點,往小嘴裡塞去。

 

這般風景,在幻想鄉裡只是稀鬆平常的事而已。

 

「啊、」

突兀的聲音從喉嚨被擠出來,害得正拿著符咒衝過來的對手愣住了。

「啊?」

魔理沙像驀地想起什麼似的,騎著掃帚大聲喊叫著。

 

「我說,今天來開宴會如何?」

「今晚嗎?」靈夢回問,把符咒收回袖中。

「是唷,為了……嗯~為了什麼都好啦,反正夕夜來了以後,我們好像都好久沒開宴會(酒席)了。」

「可以是可以,」靈夢點著頭,往下探望著,從屋簷內能夠窺視到夕夜那傢伙已經偷懶睡著了。「我想她應該無所謂,我現在就去找萃香,魔理沙妳看著她。」

「收到~」

 

靈夢離開了神社後,魔理沙因為沒事可做,便躺了在夕夜的旁邊。

「妳這傢伙還真悠閒啊……雖然我沒資格說妳啦。」

浸淫在夢鄉中的某人完全置魔理沙若罔聞,魔理沙注視著少女的睡顏,沒事可做般,用指尖圈弄著少女柔軟的銀色髮絲。

雖然廊道很冷,而已她們還躺著,但兩人都沒有離開的意思(一個睡死了)。

 

 

「那時候的動作真的很快喔,我都要跟不上了,很厲害喔。雖然只要一發マスターパック就能解決啦,嘿嘿嘿……說笑的。」

 

「果然魔法最重要的就是火力。昨天被芙蘭纏住跟她玩,用掉了不少燃料,晚點或者改天得到香霖補給才行……」

 

「都跟妳說這麼多話還不醒來一下,妳也跟靈夢一樣低血壓嗎?不知道萃香會帶點什麼酒來,上次的什麼吟什麼釀來著,真想讓妳看看紫纏在靈夢身上發酒瘋的樣子啊,哈哈哈,靈夢那時也是快醉了,走路都快走不穩了……萃香……好像還沒醉吧,跟我一起看著她們笑翻了……奇怪,靈夢會那麼快醉是因為一開始我們就猛灌她喝酒嗎?耶嘿嘿……」

 

「話說妳這傢伙是哪來的?好像是突然出現在這裡的喔?這裡不錯嘛,妳也留下來吧,妳不是沒家嗎?靈夢應該也想妳留下來喔。嗯……靈夢去了好久喔,是吃太撐飛不動嗎?嘿嘿嘿……」

 

金髮少女漸漸入睡,對面的銀髮少女卻醒來了。

夕夜的眼眶噙著淚珠,魔理沙睡著了,而她剛好醒來,聽到她說的話。

 

「這裡不錯嘛,妳也留下來吧,妳不是沒家嗎?靈夢應該也想妳留下來喔。」

 

她的眼睛流下淚來,她努力地不發出聲音。

 

第一次,交到朋友。

第一次,被朋友挽留。

第一次,感到這麼這麼地高興。

 

自己是多麼地幸福?她想著。

能夠來到這個世界,我真的很幸福。

她閉上眼,現在的她,絕不離開。

 

 

「靈夢?這是誰呀?」

「啊……妳們是第一次見面吧?她叫夕夜。」

靈夢跟萃香一回到神社,就是這副景象。

夕夜和流著口水的魔理沙一起躺在走廊上,雙方一樣沉睡中。

「那魔理沙在幹嘛?兩個人都喝醉了嗎?」萃香笑嘻嘻地問道,一邊輕輕拉扯著夕夜的臉頰。

靈夢苦笑,彎身叫醒她們倆。

 

「夕夜,在這裡睡著會感冒的喔。魔理沙妳也快起來,在幹什麼呢?」

「姆唔……不要吵我嘛……」

魔理沙在睡夢中鼓起臉頰,撥開靈夢的手,往夕夜蹭去。

下一秒,靈夢的額頭上露出青筋。

「我說,現在的我很想拿符咒塞住妳那張在我家滴著口水的嘴呢?妳還不給我起來的話,就讓妳嘗嘗被一堆乾巴巴的紙塞住嘴的感覺唷?快給我起來~~」

靈夢散發著殺意,用力地捏著魔理沙的臉。

「嗚哇哇……靈、靈夢……」萃香流著冷汗,鼓起勇氣向靈夢說道。

 

「靈、靈夢!先別管魔理沙了!我剛才好像看到賽錢箱裡面有閃閃發亮的東西喔!」

靈夢迅速地丟下魔理沙,用媲美音速的速度往神社正門衝去。

萃香見狀,當機立斷地捧起自己揹著的酒葫蘆,把木塞拔掉,小心翼翼地把酒往魔理沙的嘴倒去(當然只倒一點點)。

 

「噗!咳咳咳!咳……萃香妳想害死我啊?」

 

把灌酒的魔法使馬上就把睡魔趕跑,忙著撫摸自己的喉嚨。

「哼!不用這種方法要妳起來,我可不想讓靈夢生氣,連我也被牽連呢。」

魔理沙不明所以地歪著頭,這時靈夢就走回來了。

「雖然只是100圓,但有總比沒有的好~咦魔理沙妳醒了啊?快點一起來準備宴會吧

魔理沙只是愣愣地看著這位巫女,而萃香則得意地仰起臉,像讚揚著自己的聰明。

 

而一旁的夕夜,仍然靜靜地睡在一旁,並未受任何人打擾她香甜的夢鄉。

 

 

 

深夜。

博麗神社裡仍然熱鬧得很。

「……這是什麼狀況啊?」夕夜嘆口氣問道。

她手上拿著三個酒瓶,橘色的是靈夢給她的,白色的是幽靈小姐用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逼她拿著的,而綠色的則是魔理沙十分推薦的什麼什麼酒來著,據說酒量不好的人淺酌一口就倒了,而夕夜知道後當然是連一滴都不敢碰。

而她面前,則有幾個人坐在地上,擠在一起。

 

「靈夢~來嘛再喝嘛~妖夢那麼快就醉了,一點都不好玩~」

「靈夢要喝的是我這個喔!對吧?想要我用哪裡餵妳呢?哪‧裡‧都‧可‧以‧唷

「紫妳別太過分了!靈夢才是想要我餵她呢!對吧對吧?嗯~」

 

……只看到三個人推擠著,連中間的是誰也看不清楚。

不過聽她們的話,應該是靈夢沒錯吧?

夕夜只是醉醺醺地搖了搖頭,倒在她身邊的妖夢跟萃香(她應該喝了被灌酒的靈夢的數量幾倍才會醉吧,夕夜臉上掛著三條線想道。)早就醉得不省人事。

 

「靈夢小姐真可憐呢……果然人氣太高也很辛苦啊……」

連根頭髮都看不到,只是看到三人爭相要把手上的瓊漿注入目標的嘴裡。

 

「頭暈暈的……好睏喔……」

 

話落,又一名敗在酒下的少女逃入夢鄉。

 

 

 

「咦?連夕夜也醉了啊?真是的真是的

「啊呀……那傢伙酒量應該沒多好吧。」

「對了,今天是幾號來著?」

「那種事不重要不重要~來嘛再喝~」

「好像快沒酒啦,今天就這樣吧。嗚唔……」

「哈哈怎麼啦,靈夢要認輸了嗎?」

「……感覺每次都兩手空空來參加宴會的人沒資格說話。」

「什、什麼嘛──哼。」

「……沒記錯的話,今天是17號唷

「咦?這樣的話……」

 

少女抬頭,看著頭上那片漆黑、無垠、深不見底的夜空。

「冬天快要完結了吧?」

A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