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魂の休らむ所

 

 

-Rest in peace.

 

 

早晨,輕微褪去了夜裡的蕭條森涼,雖此但氣溫並無太大落差。

「啊~靈夢啊~」

還未從香甜夢鄉中醒來的紅白巫女,便已被同床人吵醒。

「……妳是在吵屁啊。」起床氣。

「嗚~我頭痛得很哩──嗚嗚~討厭的宿醉呀~」魔理沙抱著頭在被子裡亂滾,靈夢冷著臉看著本來整潔的床舖被魔法使弄得亂成一團。

 

靈夢沉著臉,瞪著魔理沙。

怎知那魔理沙卻一個轉頭,向她擺了個鬼臉,分明就是存心裝宿醉吵醒她。

靈夢低頭,見那才沾少許酒便躺在被褥中,睡得像隻死豬般的梅夕夜,呼了口氣。

她擺出一副親切的微笑,向魔理沙勾了勾食指,示意她把臉湊過去。

魔理沙疑惑著,把頭靠了過去。

 

「吶,宿醉是不是很痛苦呀?」她用著少女獨有甜膩的嗓音問著,魔理沙聽著,雞皮疙瘩掉落一床。

「呃……是還有點,靈夢妳是怎……」

話還沒說完,她的臉硬生生地被人扳了過去,她的眼與靈夢的四目相對。

下一秒,靈夢被臉被黑影覆去。

「啥……」

靈夢莫名其妙地用手掌抓著魔理沙的臉。

「我說……既然還那麼痛苦,那我就為妳驅散吧。」

 

接著,巫女直接在魔法使臉中放出靈擊,魔法使慘叫一聲,向後倒去。

巫女瞧著那不省人事的傢伙,拍著手掌。

「哼,要是能就這樣解決妳,那還真好吶。」

 

 

吵鬧過後,使得夕夜也起床了,昨夜醉癱的萃香接著醒來後便如生龍活虎,興高采烈地跳出去玩耍。

魔理沙首先喊餓,靈夢瞪瞪這白吃白喝的,哼地一聲走進屋裡,夕夜不敢怠慢,急急地進去幫忙做飯,魔理沙哪敢再領教靈擊,鼓著臉隨夕夜走進。

「對了,夕夜,妳整天在這神社裡不覺得無聊嗎?」魔理沙削著紅蘿蔔問著,表面上懶散的她意外地對料理拿手。

「不會呀,我雖未見識過外頭,但我很喜愛這神社,靈夢小姐除了很親切以外人也好,魔理沙小姐也是,雖然感覺吊兒郎當的,但沒想到做菜也很厲害,大家都很有趣,絲毫不覺得無聊喔。」夕夜認真答道,她僅是要應付手上的洗菜作業,便已忙不開交,她得要把手上工夫停下來,才能回答魔理沙的問題。

 

「啊啊這個嗎,沒什麼啦,我在魔法森林一個人住,獨個兒住怎能不懂做菜吶,懶得做的時候便像這樣來靈夢家吃便是,便把我誇得那麼厲害。」魔理沙難為情地笑著,把手上兩根紅蘿蔔都削乾淨了皮,交給靈夢,便動手幫著夕夜洗菜。

 

「妳會做飯也好,妳還不是常常來我家吃霸王餐?」靈夢語中帶嘲,魔法使怎會聽不出來,便回了嘴。

「我只是想磨練磨練妳的廚藝罷了,我呢,對做菜可是得心應手,一點難度也無!」

「是嗎?那就來個比試怎麼樣?」靈夢說著,手上刀子停了下來。「比比看誰的料理最為美味?評審就是夕夜罷。」

「哼!知道了,比賽內容呢?」魔理沙嘟著嘴,似乎相當不滿。

「我想想……我們來比五道菜,但食物太多吃不完只覺浪費……好,我們來比『甜點』,既能冷藏,又可伴茶作茶點,怎樣?」

「Ok,明白了,我這就上香霖拿材料!」魔理沙一喝,魔法掃帚憑空現了形,她騎上上頭,飛也似地衝了出去。

 

夕夜只得茫然著,看著靈夢興致勃勃地想著菜單。

她露出淡淡笑容,視線飄向天空上的那幾層雪白厚雲。

她握緊拳頭,下定了某個決心。

 

 

 

「久等了,這是我的第一道。」

靈夢綁起了衣袖,端出她所準備的第一道甜點,白色小碟上放著一個梅花形狀的小甜點,表面泛著檀紅的色澤。

「這是加了梅花花瓣的紅豆水羊羹,因為是第一道,所以我便做了個味道清淡的甜點。梅花的形狀,呵,妳就想成是我為了獲勝而使的小心機吧。」靈夢向她眨著眼。

夕夜笑著,她拿起小羹,舀了一口水羊羹。

嘴裡梅花香氣逐漸四溢,她滿足地笑著,這甜點甜而不膩,正好開了胃,她接連著幾口,把羊羹清得乾淨。

「接著呢,是我的料理。因為我定知道靈夢只擅做日式甜點,所以便特地選了跟她相異的主題,我做的是西式料理,這是第一道──桑椹檸檬果凍,妳試試看。」

魔理沙邊說著,邊把料理端上桌,她用一個透明杯子把果凍裝著,內裡可見少許檸檬果皮,夕夜嗅著它酸甜的味道,忍不住舀起一口,桑椹甜甜的,魔理沙怕夕夜會膩,便特地加上少許檸檬果皮,酸味適當地中和了甜膩,對於這道甜點,夕夜也是微笑著吃完。

 

「吃完了嗎?那就開始評第一道料理囉?水羊羹與桑椹果凍,夕夜覺得哪道較好吃?」

夕夜考慮數秒,便說道。

 

「平手。」

 

「哪、哪有這樣的~」魔理沙驚呼,靈夢卻是輕輕搖頭。

「她說平手,這場就平手。」

「嗯,知道了,下一場我便動真格了,嘿哈哈~」

 

結果第二次,靈夢的茶冷糕與魔理沙的法式焦糖布丁,夕夜吃過後也是宣佈平手。

第三場,紅葉饅頭與草莓奶酪慕斯,平手。

第四場,花見糰子與南瓜小酥塔,亦然。

 

到了第五場,夕夜吃完靈夢的料理後,吃魔理沙的甜點時,突然掉下淚來。

「夕夜?怎麼了,我把糖與鹽掉換了嗎?很難吃嗎?」魔理沙愣住,忙把她手中的蘋果派抽走,但夕夜卻按住她的手,並一邊叉起蘋果派往痛哭的自己嘴巴裡送。

 

魔理沙只得手足無措,靈夢只是抿著唇,輕輕握住夕夜的手。

「怎麼了?是不是魔理沙的東西太難吃,難吃得妳想哭?」

「不、不是……嗚、魔理沙小姐的蘋果派,很甜很好吃……這是魔、魔理沙小姐為我做出來的,所……所以我一定要吃完……嗚咕……」

「那怎麼哭了呢?」靈夢放柔著聲線,像哄著她般。

「……」夕夜卻沒有說話,只是坐著,任由眼淚掉。

 

靈夢與魔理沙相視一眼。

「那今天就比到這,夕夜是撐飽了吧~可惜可惜,只能下次再比哩~」魔理沙對露出歉意的夕夜故意說道。

靈夢拉著夕夜回房,鋪上床舖,讓她睡在上頭。

 

「不舒服的話在這躺會吧。」

夕夜蒼白的小臉仍然留著淚痕,靈夢輕輕地為她拭去。

半晌,靈夢見夕夜閉上雙目,狀似睡著,便離開了房間。

在她離去後,夕夜張開了眼。

自己是怎樣的存在,恐怕兩人都還未察覺到。

她難過地皺著臉,從睫毛之間又掉落淚。

她忍住嗚咽聲,免得外頭兩人聽到。

好難過,好傷心。

因為必須別離了。

她想把自己的出現製造成一場夢、一場錯覺、一場幻想。

為了不讓任何人傷心,所以她祈禱。

祈禱,幸福。

 

 

 

 

翌日清晨。

某種聲音驚醒了靈夢。

靈夢揉揉酸澀的眼睛,披上外衣,往窗邊走去。

窗外的景象讓她徹底醒了。

風雪。

「為什麼……明明昨天天氣還晴朗得很,況且已快近春季,又下起大雪?」靈夢低吟著,「莫非是異變?夕夜,起床了──」

靈夢慌忙轉頭,欲叫醒某人。

然而,她以為會在的人,卻不見了。

「什……!」

昨天下午,因為夕夜突如其來的舉動,所以靈夢讓她躺在床上休息,昨晚睡前,為了不吵醒她才另外鋪上床,今早醒來,她卻已不見蹤影。

靈夢急得額頭沁汗,又是風雪又是失蹤,讓她方寸大亂。

無論如何,出門再說。她想,於是迅速地梳洗,穿衣。

 

但談上出門,天氣狀況實在太糟,靈夢只是剛拉開門,風夾雪便刻不容緩地吹入屋內。

靈夢苦惱,更加疑慮夕夜到底是上哪去了。

 

正當她愁眉苦臉之時,一把聲音給予了她希望。

「靈夢──」

靈夢抬起頭,只見一黑白服裝的魔法使狼狽地衝入博麗神社,險些摔倒在地。

「魔理沙!妳怎麼來了,夕夜不見了,我從起床就看不到她了,還有這風雪,到底是……」

魔理沙拉起覆蓋著眼睛的護目鏡,大聲喊道。

「我知道!這風雪的成因便是夕夜所造成的!快,快騎上我的掃帚,我帶妳去找她!」

「什麼?夕夜?這是關她什麼事?」

「妳別問了!我還不知道趕不趕得上,快點過來!」

靈夢見魔理沙神情認真,便不多說二言,馬上走到魔理沙旁邊,她遞給另一副護目鏡給靈夢戴上,詢問一聲便雙腳一蹬,疾馳上天際。

靈夢因為戴了護目鏡,所以在風雪中不致模糊視野,她抱緊魔理沙,從魔理沙的沉默及她飛馳的速度得知,魔理沙正在全速狂飆。

「她在哪裡?」她在魔理沙耳際詢問。

「森林。」魔理沙用下巴指指腳下的魔法森林,「瞧,看見那梅林沒,她一定在那兒。」

「妳怎麼知道這事?」

「先別管,我以後跟妳解釋,閉上嘴,我要衝了,小心吃到雪。」

靈夢閉上嘴,下一秒速度更快,風和雪粒刮著她的臉,再不下降,她想她的臉整張都僵住不能動了。

魔理沙駕著掃帚快速往下飛,高度就停在大樹的枝頭上少許,連聲喝道:「快!跳下去!」

靈夢點頭,手一鬆,身子便迎風而飛,她飛到那片梅林上,便連忙著地。

 

「夕夜!」

 

她喊,果不其然,夕夜便是在這片梅樹之中。

她獨自一人佇立著,風雪似乎傷不了她,只是擦過她肩頭和撩起她銀白的長髮。

「夕夜!」

靈夢奔跑向她的方向,夕夜猛然回頭,大聲制止。

「不要過來!」

靈夢驟然停了腳步,身後的魔理沙追了上來,一聲被夕夜喝止了。

「夕夜,妳這是……?」魔理沙問道。

眼前的梅夕夜,雖然外貌與衣著未變,但神情卻彷如兩人,是悲傷,又堅定的表情。

她銀白的髮絲隨風飄盪,風雪似乎變得緩和起來了。

她嫣紅雙眸看著眼前兩名少女,嘴裡吐著話。

 

「靈夢小姐、魔理沙小姐,我們就在這裡說再見吧。」

 

聞聲,兩人皆是愣住了。

「什……夕夜妳是找著了自己家了嗎?」

「夕夜妳是不是想起自己過去了?」

夕夜聽見她們的疑問,僅是搖頭,微笑。

 

「我打一開始就沒忘記什麼東西,該是說,我從一開始知悉的東西便不多,知道的不多,只有名字和我的過去……不,該說是我的誕生吧?」

 

靈夢歛著眸,問道。

「妳到底是誰?」

 

梅夕夜用溫柔的眼神看著靈夢二人,後即轉身,撫摸著梅樹枝幹。

「我是梅,我是從梅中誕生的。」她又轉回二人那邊,繼續說著:「喏,妳知道梅花花期有多少嗎?」

「冬開春落,花期數月。」魔理沙答完,臉色隨即沉了下去。

 

「對,在寒冬中綻放,暖春前便凋落。」夕夜隨和般說著,「冬期已過,也該是我離開之時了。」

「那、那種事!只要……」魔理沙反駁,夕夜卻搖著頭。

 

「不,花開花落,本是自然,把花的壽命延長,也只是苟延殘喘。」

 

夕夜一直笑著,在一旁的靈夢低語著。

 

「別笑了。」

夕夜睜大了眼,像是呼應靈夢的話一樣,馬上掉了下來,也馬上被手擦掉。

「別、別看……離別我才不覺得難過,我真的是希望走的時候也是可以笑著走……啊!」

 

夕夜瘦弱的身軀,被兩名同樣瘦削的少女抱住。

 

「就、就別逞強了吶,哈哈……真是的,就在這再過些時日嘛,我做的菜真不好吃嗎?」魔理沙帶著鼻音說著話,夕夜只是感到肩上濕了。

 

「……魔理沙小姐,菜很好吃,」夕夜笑著,臉上被淚痕狼狼糟蹋著。「甜點很好吃……布丁很好吃……蘋果派很好吃……不能全部吃完真的很對不起……」像個小孩般,努力地用著拙劣的形容詞。

 

「放心好了,之後我們把剩下的份都吃掉了,但果然還是我做的大福比較美味,真是的,若是妳在那場沒有回房,宣佈結果的話便是我贏了。」靈夢挖苦著說。

 

「大福確實是很好吃,蘋果派也很好吃,在我心裡兩種都是最好最好的,所以都平手。」夕夜笑著,伸手回抱。

 

「……我要走了,我走後,風雪便會復元,帶給大家麻煩真不好意思。」

「嗯…還要再來玩喔!下次我帶妳來我家,我做比昨天好吃一百倍的東西給妳吃!記住了,約好了吶。」

「哼,那下次就別住在我家了,到魔理沙那間髒兮兮的屋裡住吧,我也樂得輕鬆。」

「好,」夕夜淚流不止,許下虛幻的諾言。「約定了喔……」

 

 

 

風停,雪止,春季來訪幻想鄉。

 

 

據魔理沙所說,她是因為早上起床,瞧見有風雪,嚇了一跳,看見窗口前走過一人影,她好奇探探,怎知是夕夜,便飛奔前來博麗神社。

靈夢聽懂後,點點頭,徑自回到了神社。

 

用過的東西,人卻已不在了。

這齣由梅花上演的劇,劃下了句點。

 

「喂!吵死啦!被妳們這麼煩著我還要不要喝茶呀?」

「囉嗦!我正在跟萃香談明天的宴會的重要事而呢!女人家閃邊去!」

語落,一個人影連同一堆符咒被轟出神社。

「嗚哇哇,怎又是這樣啊……」頭上長著角的伊吹萃香搖搖頭,抬起酒葫蘆又是一喝。

「萃香妳也是!大白天就開始喝酒!」博麗神社之美麗巫女──博麗靈夢氣沖沖地朝萃香噴著口水,萃香只得一臉推托一臉無奈溜走了。

「真是的。」靈夢嘆著氣,坐回自個兒緣廊上,悠閒地喝著茶。

忽地,又像想起什麼似的,仰望著藍天。

她放下茶杯,以手掌遮掩著陽光。

 

 

「夏天到了呢……」

 

 

                                                                                                -END

 

補充設定:

東方残夕聞(ざんせきもん)

 

 

夕夜(うめ せきや)

種族:?

住處:博麗神社

能力:祈求幸福的能力、在空中飛的能力

 

別名

幸せを祈る臆病者

幸せを祈る少女

 

某日突然出現在幻想鄉的謎之少女,白色長髮,淺粉色眼睛,上身是長長的白色上襦,上頭繫著紅緞帶,下身是紅色的百褶裙,白襪與紅色厚底鞋。

對幻想鄉裡的事是一竅不通,為靈夢和魔理沙帶來了許多麻煩,發展出友情。

正身是幻想鄉裡的梅花,因不甘寂寞而化身為人,以人的身份來渡過只有數月的花期,初春到來,她也將被風吹散,歸於土。

 


 梅夕夜    ←頭呢…點一下好像可以看全圖

A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