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在秋天,卻在寫夏天的故事。

※在實習期間過於空閒的產物。

 

 

酷暑的陽光不留情地曬在我的身上,額頭、背都被汗水浸透,汗衫也沈甸甸地貼在皮膚上。

我跑著,一直跑著。

即使在這刻,被烈日折磨下,我仍然沒停下腳步,只是繼續跑。特意束好的馬尾變得有點散亂,也被汗水染得有點濕重。

我堅持著,跑完第十圈,我才放慢腳步,走了半圈才停了下來。

「呼啊……」

我用力深呼吸,肺被空氣充滿,再呼出。重複好幾次,直到呼吸平穩。

衣服被汗弄濕的感覺十分不好受,雖然我是為了訓練,但另外一人應該沒必要在大熱天下白白流汗。

 

我佇立在操場上,穿著短褲與汗衫,汗水染得臉蛋與四肢亮晶晶,而在這廣大的場上,還有另一個人跟我一樣,站在這裡。

我舉高雙手,把亂了的長馬尾重新綁好,頭髮打結,導致很不好綁。在我綁頭髮的同時,在操場背後的學校響起了社團活動結束的鈴聲。

其他的田徑社員因為太熱的關係,都聚在旁邊打球、跳高等,選擇跑步的只有我一個,只選擇看我跑步的,也只有一個人。

那是我的同學,名字已經有點忘記了…我今年才唸高一,同班的她我國中也不曾見過,沒甚麼印象。

我看看手錶,差不多得回去店裡幫忙了,雖然想視而不見,但對那位從我開始熱身看到我跑完的她好像有點沒禮貌。

於是我離開右邊跑道,穿越場中央,走向站在左邊跑道外的她。

 

「妳好。」我說。

她顯得有點退縮,移開了視線。「妳好。」

「我記得我們是同班同學吧?有甚麼事嗎?」

「……不,沒事。」

我端詳了她一下,及肩的黑髮向內彎,臉蛋白白淨淨地,但嘴唇卻沒甚麼血色,即使不難看也不太好看。她穿著制服,放學後還站了一個小時,為的就是看我的練習?

「唔──嗯,那我先走了。明天見。」我往她揮揮手,轉身離去。

「……好,明天見。」在我背後的她,說出這句道別的話時,似乎綻開了笑容。

 

從學校回到店裡,花了十分鐘的路程。

媽媽開的這家糖果店,在放學時分有很多小孩子光顧,因此她從前老是抱怨我參加社團活動,不回去幫忙。

我踏進店裡,只剩下一兩個孩子在門外嬉戲,店裡現在又是一如往常的安靜,放學時刻的吵鬧氣氛已經過了。

媽媽背對著我,在店裡整理著一個又一個的糖果盒,甜膩的空氣我早已聞慣,但媽媽的背影此刻卻顯得有點落寞。

這家店從我出生之前就營業了,比我還要老。上個月媽媽已經打算這個月底把店子收了,也沒辦法,生意越來越不好,做下去也沒有意思。

爸爸在我小時候就走了,我對他也實在是沒甚麼印象。我的家人就只有我媽媽,親戚也不太連絡。

我媽是個不多話的女人,她看到我回來後,也只是笑笑,接著繼續收拾著雜物。

在店裡幫忙媽媽收拾後,黃昏時分便回家了。

 

晚上,仍然是很熱,我選擇只是穿著一件上衣,下半身只套著內褲就睡了。

關了燈,房間裡黑壓壓的,除了時鐘的滴答響、空調沈穩的送氣聲外,就只有我自己的呼吸聲。

習慣了黑暗後,便能看到自己的雙腿了,被曬黑了的小腿,我摸了摸,上頭只有硬硬的肌肉。

我想起了今天看著我跑步的那個女生,她是用怎樣的目光來看著我的呢?在疾走之中,我應該有暼見過她的表情。

她的臉又逐漸在記憶中成形了,她雙眼目不轉晴地捕捉著我的身影,裙擺在風中搖曳著,其中露出她一雙瘦弱的腿。

那大概是對我……羨慕的眼光。

 

隔天,我起了個大早,慵懶地伸個懶腰後,便悠閒地準備上學。

媽媽還在睡覺,我打算早餐就在早餐店解決,於是靜悄悄地打開門,離開了家。

早晨的空氣還是有點熱,制服下的身體已經有點冒汗,我吃過早餐,用平穩的步伐走回學校時,在前方的街口看見了昨天那個女生。

她慢慢地走在我的前頭,我正好用此機會來觀察她。單薄的身體,行走的兩條腿顯得無力又脆弱,她一路上垂著頭,黑髮略顯寂寞地搖擺。

雖然跟班上大部分女生都打過照面,但她在我印象中,在大家歡樂地交談時,她總是靜悄悄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安的眼睛像小動物一樣,怯怯地探索。

所以我連她的名字都記不太起來……雖然如此,也不能一個箭步衝上去問:「早安,妳叫甚麼名字?」,禮貌甚麼的我還是有的。

 

我加快了腳步,裝作不經意地踱到她身邊。

「嗨,早安。」

她嚇了一跳,看見來者是我之後,她臉頰上飛快地抹上兩片緋紅。「早、早安。」

我感到有點彆扭,我在思考如何打開話題。

「呃、那個,謝謝妳來看我練習。」

「不、不會!那個,我很喜歡看妳跑步!」她一口氣說到,我瞄她一眼,她似乎因為自己把話說得太激動而露出尷尬的表情。

「喔……謝謝……」我有點想笑,不過忍住了。

她紅著臉,抱緊了書包。就各方面來看,這女生真像隻小動物,有夠可愛的。

就這樣,回到課室之前,我們都只是並著肩,也沒有對話。

 

 課堂的內容也實在是沒甚麼好講的,成績甚麼的我從來沒有太在乎,不同的是,我今天有注意到那個女生。

她總是沉默。安份地坐在課室角落的位置,上課時我覺得她是在放空,也可能是我的錯覺啦。

轉眼,放學了。

人群一哄而散,我收拾著書包,準備走人時,注意到她還坐在角落。

「怎麼了?放學囉。」我對她說道。

「啊……嗯。」她恍神,似乎沒注意到鈴聲已經響過很久了。

我邁步,走出課室時,她叫住我。

「那個!」

我轉頭,她慌亂地站起,向我說。

「今天,我也可以看妳練習嗎?」

我愣了一會,忽然有點難為情,應了句。

「隨便妳吧。」

她又笑了,我這次清楚看見了。她那如鮮花般燦爛的笑容,然而,那個笑容……顯得有點虛幻。

 

我換好體育服,走到操場的時候,她已經到了。

她穿著制服,端正地坐好在樹蔭下的一排長椅上,說實在的,她的身影與這片充滿運動氣息與汗臭味的地方不太搭。

我笑了笑,開始熱身。

 

我心中默數到零,然後起跑。

從起跑的一刻起,我眼中就只有面前無限延伸的跑道,無視那炎熱的空氣,無視喉嚨的乾涸感,無視雙腿越發強烈的悲鳴。

不斷,不斷,不斷奔跑。

 

直到我終於累了,停下來時,心臟的鼓動才慢了下來。她仍然注視著我,就像我在跑步時,沒有別的目標。

我用掛在鐵管上的毛巾擦了擦汗,身到她的身邊。

她打開水瓶,微笑著遞給我。「啊,謝謝妳。」我受寵若驚,接過後大口喝下。

我坐到她身旁,心裡擔心汗臭味會不會很明顯。

「妳喜歡跑步嗎?」我只好問。

「……是呢,很喜歡。」她頓一頓再回答。

「是嗎?妳要加入田徑隊嗎?」我作出邀請,可惜她只是搖搖頭。

 

「不用了,謝謝妳。」她難過地搖頭,我想她可能有些甚麼理由。

「妳怕生嗎?我覺得妳在學校都不太說話。」

「……對不起。」她垂下頭。

「我並沒有責備妳啊,幹嘛道歉呢。」我有點不解,汗水又滴落,我用毛巾擦。

「我……身體不太好,沒辦法參加體育社團。」

「啊……是嗎,沒關係啦,不是甚麼癌症吧?」

「不是,是這裡……」她指指胸口,「有點毛病。」

 

我該說甚麼呢。我那一刻只能沉默,她那憧憬的眼光,原來是因為這樣的原因。

「吶,我叫陽子,妳叫甚麼名字?」我說。

「我、我叫雛。」

「好可愛的名字呢。」我微笑,「妳知道嗎?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個長跑選手。」

她露出驚訝又羨慕的表情,她瘦弱的身軀讓人好不捨。

「我會連妳的份也一起跑的,妳也加油,要把身體治好。」

我很自大地擅自決定了,雛笑著,炎熱的陽光變得沒那麼討厭了。

 

「謝謝妳。陽子。」

陽光照亮了她白淨的小臉,我知道她的笑容很好看,於是我希望這個少女以後也可以經常地露出笑容。

如此冀望著。

 

 

 

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在我成為長跑選手之前,與我偶遇的一位少女的故事。

在開始比賽前,回憶起這麼久以前的事,這樣的自己真是沒辦法呢。

我苦笑,一大群與我相同的選手蓄勢待發,看到胸前那張編號紙,讓我更加地緊張。

 

沒關係……別緊張……

我閉上眼睛,這樣安慰自己。

 

「陽子!」

我聽見一聲叫喊,以為自己在做夢,急忙在觀眾席間尋找那個身影。

「陽子!」

又聽見了,這次絕對沒錯,而我終於從數不清的人群中找到她了。

她那熟悉的容顏映在我眼中時,就像回到了高中時代一樣。

 

她知道我看見她了,在帽子下笑了。

如同往常一樣,耀眼的笑容。

長髮搖曳,烏亮一如從前。

 

加油。

 

她小聲說了,我雖然聽不到,但我接收到了。

 

我也朝她笑,這時,起跑槍響了。

我開始起跑,沒有再回頭,只是專注於我眼前的賽道。

跑,繼續跑。

 

不需要回頭,我也知道,她會一直看著我跑,直到我到達終點,抱走那個屬於兩人的獎盃為止。

 

---

 

Aki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