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1年10月11日寫畢,現重發,無任何修改。

 

一個空寂的世界。

漆黑天幕下,是一片寂寥的境界。

櫻樹在黑暗中搖曳,紙燈的光芒在晚風的肆虐下顯得是那麼的弱不甘風。

 

這裡是冥界,屬於死者與亡靈的樂土。

 

在這個世界中,除了無數的櫻樹和黑暗外,還有一座看不見全貌的大宅。

就像是圍繞著這棟建築一樣,它旁邊種了非常多的櫻花樹,多得讓人眼花撩亂,而且,大宅本身也是大得讓人吃驚,在外面根本看不見其外牆的盡頭。

這座大宅的唯一入口下,延伸著一條不見盡頭的樓梯。

此刻,正好有一個人影,往這條樓梯前進。

 

那人不疾不徐,一步一步踏上階級。那是一個身材纖細的少女,臉上仍帶著些微的稚氣,在那張白晢的小臉上,刻劃著平淡的表情。

 

少女那頭用緞帶裝飾的銀白色短髮,與其鮮紅色的瞳孔形成強烈對比,她穿著與她細瘦身軀相稱的綠色連身衣裙,腰上繫著一條黑色的帶子,兩把像是刀劍的長柄形物體牢牢地被帶子穩定在腰肢旁邊,隨著她走路的起伏,兩把劍也跟著輕微地震動。在這樣不可思議的她旁邊,還有一個更不可思議的物體──那是一個在空中飄浮,像是擁有跟氣球相同質料的光滑表面,但卻是半透明的東西。

 

她伸出手,那個奇怪的物體就任由她的手在它身上撫摸,就像是有質量一樣,即使她再怎樣觸摸,那個物體依然飄在空中。

 

少女呼吸平緩地走完了那條有著驚人長度的樓梯,她呼了一口氣,推開大門。

 

 

 

 

「幽幽子大人,我回來了。」

少女站在玄關,把鞋子脫掉,整整齊齊地放好後,才步進走廊。

走廊內幾乎也是一片昏黑,只有幾盞燃著微弱火焰的紙燈。

銀髮少女細小的小腿在一扇紙門前停下,她抬手拉開。

門裡的景象,讓她整個人愣住了。

 

那是一幅絕美的畫面。

眼前是她見慣的和室,裡面只有一個女子,女子背著她,拉開了紙窗,穿著淡藍色的和服坐在床柱旁邊,在月光的照映下,整個房子裡都溢滿了乳白色的月光,而就在女子的旁邊,有數十隻發出紫光的蝴蝶在屋子裡隨意舞動,絲毫不覺牠們灑下了同樣閃亮的鱗粉。

銀髮少女被眼前這光景吸引住了,她鬆開抓住門框的手,往和室裡踏進了一步。

「幽幽子大人。」她開口。

紫衣女子緩慢地回頭,那是一張絕美的容顏,隨風搖動的紫色短髮被淡藍色的帽子包覆,蒼白的臉龐,無神的紫色瞳孔,女子美則美矣,但散發出的氣息卻帶著某種虛無的感覺。

女子先是端詳了少女幾秒,然後才露出淡淡的笑容。

「回來了?妖夢。」

「是的。」銀髮少女──魂魄妖夢回答道,她走近女子,端正地坐好。「幽幽子大人在看什麼呢?」聽到她這麼一問,美麗女子又換上與剛才一樣的平靜神情,她轉頭,再次望向庭院。

妖夢循著她的視線看去,在廣闊的庭院中,種滿了無數的櫻花樹,其中,佇立在櫻樹中心的,就是一棵幾乎能與天比高的古老樹木。

「西行妖……是嗎?」

女子並沒有回答,她僅是繼續注視著眼前的巨大櫻花樹,半刻,她站起身,回到和室裡面。

 

 

「因為妖夢實在是去太久了,所以我就打開窗,坐在走廊上打發時間囉~」

紫髮女子用著跟剛才截然不同的語調對妖夢說著,她帶著微笑,親暱地挨近妖夢。

妖夢嘆著氣,看著眼前這位她侍候的主人。

 

西行寺幽幽子,是管理這個冥界裡所有幽靈的「亡靈」,雖然性格有點輕浮,做事慢吞吞,但是她的力量絕對不是妖夢所能相比的,之前的春雪異變,最後雖然被巫女她們阻止了……

 

妖夢這樣想著,一邊動手製作著晚餐。

她小心翼翼地舀起小量的味噌,在熱水中緩慢地攪拌。

「對了~妖夢──」

「發、發生什麼事了?」妖夢丟下勺子,然後粗魯地拉開紙門。

門外,幽幽子的頭髮明顯凌亂,帽子掉到地上,臉上有被抓傷的痕跡,那樣的她臉上仍然是帶著笑容,向妖夢展現她手中拿著的物體。

「妳看,是小貓唷。」

那是一隻……白色的小貓。

「貓……?」

妖夢與幽幽子手中的貓咪大眼瞪著小眼,小貓「喵嗚──」地叫了一聲,迅速地在妖夢的臉上劃下幾道抓痕,然後從幽幽子手上逃離。

「哇啊!」妖夢慘叫一聲,向後摔倒。

「啊啦,走掉了。」幽幽子像是感到遺憾一般,跟著貓咪的方向,想要把牠抓回來。

 

 

 

「為什麼在白玉樓裡會出現貓呢……?」

妖夢皺著臉,臉頰上貼著一片白色藥布,心有餘悸地與那隻白色小貓保持距離。

幽幽子則是用手摸著懷中的貓咪,一邊向妖夢解釋。

「牠啊,是今天紫抱來給我的,她說『散步時看這孩子很可憐,所以就把牠帶回來了,雖然橙很想把牠留下來,但我還是抱來給妳好了』,不過我想她應該在心裡補充一句『因為整天喵喵叫的吵死人了』,這樣。」

「是紫大人嗎……難、難不成幽幽子大人妳打算養這隻小貓嗎?」妖夢跳了起來,急忙詢問眼前的主子。

幽幽子僅是瞟了她一眼,接著再次把視線轉向那隻睜著無辜大眼看著她的小貓。

「不呢,我才不喜歡貓咪。」

「咦……啊,是這樣嗎?」妖夢不動聲色地鬆了口氣,對她而言,這隻小動物似乎比修剪白玉樓裡上千的櫻樹樹枝還要令她苦惱。

幽幽子撥了撥垂下的髮絲,手指撫摸著小貓的頸項。

「等到紫下次過來的時候再還給她吧,這段時間用牠來解悶也好。」她淡淡地說道。

「解、解悶?幽幽幽幽幽子大人妳想對牠做什麼──?」

「不知道呢……」幽幽子倚牆,表情有點無神。「要牠跟蝴蝶們玩捉迷藏之類的吧……」

「捉迷藏?貓跟蝴蝶?」妖夢一頭霧水。

「……妖夢,我睏了。」突然冒出的一句話,讓妖夢有點反應不來。

「那麼我先為您鋪床舖,請稍等……」

「不用,我在這睡就好。」幽幽子背對著她說,貓咪仍然陶醉在她的撫摸當中。

「咦?可是這樣會感冒……」

「幽靈是不會感冒的,而且我想看著月光而入眠,為我關燈吧妖夢。晚安。」

「……話是這麼說沒錯……那我先出去了,晚安幽幽子大人。」

妖夢說完今晚最後一句話後,為這和室關了燈,悄悄地把紙門拉上。

 

房內,月光傾瀉滿地,幽幽子躺在榻榻米上,注視著深邃蒼芎上掛著的明月。

空靈的紫眸映著半月,她微微顫動的眼球就像反射著月光的水面,虛華一場。

她看夠後,便緩緩地閉上眼睛,呼吸平穩。

在溫柔月光的籠罩下,亡靈公主沈穩地入睡了。

 

 

「喵──」

翌日清晨,特意早起就是為了觀察那隻貓咪的妖夢,頂著一頭還沒梳好的短髮,一拉開紙門,就只看到幽幽子悠閒地趴在地上,右手撐著晃動的頭顱,左手輕輕抬高,玩弄著一臉純真的小貓。

「幽…幽幽子大人……」像是配合著妖夢垂下肩的動作,一旁的半靈的稍感憔悴地垂下身體。

「啊~別抓我嘛,要乖一點喔妖夢,不然等等就沒有飯吃囉──」

「妖妖妖妖夢?為為為什麼用我的名字來命名?」正牌的妖夢一臉打擊地問道,那隻貓──也是叫妖夢並沒有正眼瞧過她一眼,只專心盯著幽幽子那五隻雪白的手指,不時使出貓拳來抓。

「這裡啊~牠頸後這邊的毛髮是銀白色的嘛,我覺得很像妖夢的頭髮,所以就乾脆這樣命名囉──啊哈抓不到。」幽幽子完全沒察覺到妖夢的心情一樣,只顧眼下那隻毛茸茸的小生物。

 

「幽幽子大人……好過份……」妖夢就像是被重擊一樣,表情除了愕然後,竟然露出她十分少見的陰沉表情。

 

「幽幽子大人覺得那隻貓比我重要是嗎?」她喃喃地問。

「咦?咦?妳說什麼?哎唷好痛,都說別抓嘛~」幽幽子還不知事態嚴重,一邊漫不經心地問。

 

妖夢猛力地抬起頭,那兩隻紅瞳中盈著淚水。

「那、麼!我就先告辭了,今天的午飯跟晚飯請妳自行解決!哼!」

妖夢迅速轉身,奔出白玉樓,離開冥界。

 

 

 

 

「啊啊~知道了……咦?」

幽幽子驀然停下全身的動作,五秒後開始回想剛才妖夢說的話。

「午飯、跟晚飯?咦?」

她臉上的表情因剛才的輕鬆自在,逐漸換成一副焦急的嘴臉。

然後突然,她腹部位置傳出一陣空洞的響聲。

「今天的飯要自己解決?怎、怎麼辦才好……?」

她丟下手上的貓,貓咪輕躍到地上,一邊用眼神詢問她:「怎麼了?」

幽幽子用著快要崩潰的語氣,用她少有的聲量大喊道。

 

「不要啊~~妖夢──我肚子餓了啊~我還沒吃早飯啊~妖──夢~~」

 

 

 

「所以,妳就為了這種事而跑出來了嗎?」

站在「離家出走」的妖夢面前的,是兩個人。

 

第一個,是黑髮黑眼,穿著巫女服的少女,她的名字是博麗靈夢,是守護著博麗大結界,同時亦居住在幻想鄉裡面的博麗神社,是神社裡唯一的巫女。

然後第二位,則是金髮金眼的少女,她戴著大頂的黑色尖帽,襯衫外穿著也是全黑的連身裙,她叫霧雨魔理沙,本來住在魔法之森,不過跟博麗是朋友,所以常常來串門子。

 

「嗚呃……是的……」妖夢吞吞吐吐地回答巫女的問題,果不其然,靈夢嘆了口氣,一邊小聲地抱怨「怎麼大家有事都到我這邊跑」。

靈夢招呼她隨便坐,然後進屋裡準備茶水,路過賽錢箱時她專心地盯著看了數秒,最後再次嘆了口氣,進屋。

 

「妳來的時機真壞啊,靈夢今天的心情有點差,」魔理沙脫下帽子,放在緣廊上,然後一屁股坐在它旁邊,彷彿這裡是自己家一樣。「妳也坐啊,那傢伙雖然脾氣不太好,但她叫了妳隨便坐妳就當自己家隨便坐吧,因為我也是這樣做的,嘿嘿。」

 

妖夢還是有點緊張,她向魔理沙點點頭後,便靜靜地坐在她右手側。

「對了,妳就因為跟那個幽靈吵架後所以就來這裡啦?」

「啊、是的……因為幽幽子大人這次實在是太過份了……」妖夢皺著眉頭,開始說起事情的來由,途中被靈夢的茶水打斷,之後就平順地說到她一時衝動,離開白玉樓。

「妳們的日常還真是悠閒啊……」靈夢無趣地說著,為自己的杯子倒入新的茶水。

「靈夢小姐看似心情不太好呢?」妖夢小心翼翼地問著,如同她分身般的半靈跟著搖晃。

「啊~啊,還好吧,只是等等來的傢伙不知道該怎麼打發才是?」她輕啜著杯緣,此話得來魔理沙跟妖夢的疑惑。

 

「誰?」兩人齊聲詢問,但靈夢並未回答,反倒是另一個人解了她倆的疑問。

 

 

「妖~夢~」

妖夢聽到這聲呼喚後整個人都彈了起來,迅速地看向天空──其視線盡頭,是翩然而至的亡靈少女,西行寺幽幽子。

 

「幽幽子大人!」

「妖夢……我肚子好餓……妳連早飯都沒煮就走了……」幽幽子一臉可憐地貼近妖夢扁平的胸膛。

「我……那、那個……」妖夢記起自己剛起床就跑去幽幽子房間,完全把早飯這事給忘了,眼神便帶著歉意。

「妖夢~我好想吃早飯喔~」

「那我們回白玉樓吧,那個,叨擾了妳們真不好意思。」妖夢朝向兩人,鞠了個躬。

「不要。」

幽幽子突然冒出的這句話讓妖夢有點訝異,魔理沙則有點不太明白事情發展,而靈夢依舊一臉無趣。

「我現在已經很餓了嘛~博麗的巫女,請為我準備早飯~」

「不要,為什麼我要做這種事。想吃飯回自己家吃去。」

「咦~人家一路飛過來已經很累了耶……」幽幽子露出一臉無辜的表情,可惜那位紅白巫女是不吃這一套的。

「不‧要。」

「那麼……就沒辦法了呢。」幽幽子帶著怨恨的表情,搖搖晃晃地從妖夢懷中起身,從袖子中抽出幾張符卡。

靈夢面無表情,默然地站起身子,一揮紅袖,數十張符咒圍繞著她轉動。

 

「哇啊啊……怎麼會搞成這樣啊?」一旁坐著的魔理沙,一臉錯愕地觀看著。

 

 

 

「亡郷『亡我郷 -宿罪-』。」

幽幽子蒼袖一舞,無數藍與黃色的蝴蝶從其躍出,兩種顏色交錯,群體翩然地衝向靈夢。

巫女僅是空中一踏,便躲過了迎面而來的蝶兒,但在她上昇後不久,蝴蝶像有自主意識般,跟著她向上飛。

靈夢沒有大意,她動作流暢地在蝶群之間穿梭,雙手亦不停歇地投放符咒。

一瞬間,藍黃的蝶們化為一片片的碎片,靈夢迅速旋過身,丟出陰陽玉。

「霊符『夢想封印 散』!」

陰陽玉發出耀眼的光芒,剛才她丟出的符咒像是響應它一樣,一同發放出靈力。

「嘖……!」

幽幽子輕盈地在空中起舞──看起來像是在跳舞,實際上是她躲避符咒的動作太過輕巧,讓人錯認為她是在起舞。

「呵……還碰不著我分毫呢,那麼,該我了。華霊「バタフライディル……咦?」

幽幽子正想使出第二張的符卡時,忽然止口了,在場每一個人的眼睛都在詢問著她,幽幽子愣住,然後大喊說。

 

「使不出力氣……我肚子餓啦~~」

除了幽幽子本人外,其他三人大概臉上都掛了三根黑線。

靈夢收回陰陽玉,微笑說道:「那麼,我就先出了。」

她一手一顆寶玉,在手上掂了掂重量,然後一直朝著幽幽子劃下完美的拋物線時,她說出符卡的名字。

 

 

「宝具『陰陽鬼神玉』。」

 

然後,隨著靈力的爆炸聲與幽幽子的慘叫聲落下,這個喧鬧的一天便完結了。

 

 

 

 

 

 

「吶吶,妖夢,我把貓咪送回給紫囉。」

「咦?為什麼?幽幽子大人妳不是很喜歡那隻貓嗎?」

「呵呵……如果不裝出一副很喜歡牠的樣子,妳又怎麼會吃醋呢?啊,不過下次離家出走,不煮飯給我吃這種戲碼不可以再出現了喔,人家好可憐的說~」

「是嗎……咦?咦咦咦咦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 的頭像
aki

慢吞吞寫字

a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